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忘羡 ABO

2.姗姗来迟的性别与强势omega
雷打不动的可爱多冰品店。
魏无羡的口味非常迷,没来由的喜欢可爱多,专情到…绝对不吃雀巢或巧乐兹或哈根达斯。
但是他本人并不在这里。
“江师兄…你说…就算魏师兄是优秀的alpha,他…他也不能…”怀桑一下一下地搅着奶盖茶,表情堪称忧郁界小王子。
身为一个资质平平的A,聂家老二在家羡慕自己武力值爆棚的大哥,在学校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云梦双杰”的跟班,虽然温柔体贴,但这种性格显然不被omega认可和喜爱,都已经大学了还没谈过朋友,简直像根委屈的小海草。
“哼,反正是他自找的。”江澄已经几口喝完了冰饮,脸上是大写的不爽,对怀桑闷声道:“我去结账,你…”这是明显的不耐烦啊。怀桑也不是不会看眉眼高低,谁让他碰上这位高傲的江师兄呢,暗叹一声还是魏师兄好啊就连忙答应:“我马上,我马上,等下江师兄!”也学着三两口喝了冰水,换来一阵头晕目眩。
江澄已经在外面等他了,看他出来抬腿便走,皮鞋踩出的声音凌乱无序,就像是他本人在心乱如麻。
“江师兄…我们是回去…体育场?”
“不然呢?”江澄头也不回,“冰点带你吃了,你要是累了就回寝室睡觉去。”这是在赶人了。
“呃…那…魏师兄不是让江师兄带一份冰点吗…我…我回去买吧!”聂怀桑是好孩子,好孩子都会被江澄吓哭的…
“不用。他一会儿能喝热水就谢天谢地了。”江澄的头上爆出几个十字路口,脸黑的像凶神。
“我我我…”聂怀桑不知所措,结局是被江澄按进出租车,直接往大学城方向打包送走。
江澄看看临近中午的大太阳,心想天都知道魏无羡一会儿会是什么鬼样子。走到体育场,短跑选手已经在热身了,看到魏婴那神气活现的样子,江澄不禁心火乍起,将一块小石子踢出老远。
200米,不用心跑的时候它不长,若是比赛,它也绝不短。魏婴的跑法很简单,就是一直冲到最后。这种跑法相应的会极其耗费体力,所以全校也只有强势的alpha魏同学敢尝试。
他的短跑会是全市甚至全国都排得上名次的经典,江澄看到系主任,校长等已经等在终点,手里拿着印有校徽的大旗子——魏婴每次短跑都会披在身上的旗子。
硝烟冒出信号枪口的一刹那,江澄的心紧了起来,随着魏婴完美的起跑,五十米处遥遥领先,和其他选手的差距越拉越远,到和全场一起屏住呼吸,看着他撞线,江澄的眼眶发酸,他看着他的兄弟在跑了一段缓冲后蹲了下去,系主任亲手把旗子交给校长,校长给他披在身上。
魏婴的脸上挂着依然开心的笑,只是神色茫然。忽然,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手,他笑的更灿烂了,使出全身的力气抓住那只手,任由它发力把自己拉起来,紧紧地锢在一张温暖的胸怀里。
“江澄,我就知道…”他什么都听不到,耳旁是风声水声,但他知道,江澄肯定又在念他了。
不过,好开心。
有人等待,有人借力,有人唠叨的感觉,是那样令人安心,那样令人迷恋。
——————————tbc——————————

评论(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