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卜力

网线不是那么容易断的,Wi-Fi即使掉线了也能重连.
就不说再见,就算你嫌我好烦,我也偏不!

啊啊啊啊吹爆腾讯吧这个好棒啊!!!

此生不悔入魔道!!!

边缘线frontier(二)

two.军训期间.一


    Y大流行着那么一句话,叫你若军训,便是晴天。


    而真正恐怖的是,这句话年年都应验。


   当陆澄光站在队伍最后一排面朝太阳时,女生们抱怨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让涂口红不让画眉不让贴睫毛,只允许打个防晒还被太阳晒得化掉…陆澄光很不屑地撇嘴,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从妈妈那里继承的优秀基因是种多么开挂的存在——陆澄光的长相算得上是很精致,端正大气的五官可以满足女生们对理想型的一切想象,再加上他从小到大没少参加的运动项目,陆澄光拥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常年学习钢琴,给了他一双琴师才拥有的,修长漂亮的手,这点在谈女朋友的时候很受用,身为时尚界一姐的妈妈林丽萨曾经这样说过。而在军训时最重要的,是他和他哥晒不黑的皮肤。完全没心情听女生们的小声抱怨,陆澄光偷偷用目光去寻找陆澄曦。


    持市立医院的证明申请了陪训的陆澄曦此时就靠坐在树荫下,安安静静地按手机。陆澄曦是年度新生的最高分,要代表新生发言,这个陆澄光是知道的。旋即,陆澄曦慢慢地收起手机,把头埋进交叠的臂弯里。陆澄光皱了皱眉,他在担心。军训这几天温度很高,他担心陆澄曦受不住。从军训开始那天到现在,陆澄曦总是撑不过一上午的训练,需要埋头睡一会儿,陆澄光发现他睡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了,从开始时能坚持到快要午休,到现在军训中途就开始睡。


    闷热的可以,气压也很低,陆澄光在心里暗骂了好几声娘,就连他都觉得呼吸有点不畅了,陆澄曦会不会有事…


    乌云自东边的天空上来,斜斜的雨丝啪嗒啪嗒打在脸上,澄曦还在抱着膝盖睡,澄光正要和教官举手报告,营长吹哨告诉大家临时解散。澄光两步跨到澄曦休息的长凳旁,轻轻拍拍睡着的人的肩膀,只觉得硌手。澄曦睡得轻,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句:“解散了吗…”澄光脱了军训服外套给澄曦披着,和澄曦一起回宿舍。


    澄光很体贴的地等着澄曦,爬上六楼后看着他轻微地喘息。“澄曦,你没事吧?”他放心不下。高中军训前,陆澄曦还只是有些瘦有些虚弱的一个孩子,在某个太阳高照的日子里,陆澄光看着最前面努力端着正步的护旗手陆澄曦毫无预兆地倒下去,嘴角还沾着血迹。到医院的时候辅导员给家长打电话,妈妈远在纽约出席活动,爸爸又在拉斯维加斯豪赌。


     陆澄曦睡了整整一天。醒过来的时候,旁边拥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他抬手在那颗老实的脑瓜上揉了揉,陆澄光一个激灵,一抬头正对上陆澄曦苍白却漂亮的笑脸。陆澄曦的样貌,五官比妈妈的还要精致,眉眼间疏疏朗朗,皮肤白皙唇红齿白,清秀耐看。因为从小体质较差,严重偏食,身体就长得纤弱,他的手腕比弟弟的细了整一圈,小学时只是被人撞倒就摔得骨折,而陆澄光却用在篮球场上无数次摔倒换来了不得了的球技。体育测试的时候,也是澄光轻松跑完1500米后等着澄曦,骑车带着他回家。


    “澄光,我没事的,咱们回家吧。”澄曦苍白的笑不知为何让陆澄光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明明昨天,医生告诉陆澄光他哥哥的诊断结果,是叫做二三尖瓣闭锁不全的先天性心脏病。哪能像陆澄曦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没事的就真的没事呢?陆澄光当时强压着心疼,把头埋进澄曦的臂弯里闷着哭腔。他说:“澄曦,有我呢。”


————————tbc——————————


边缘线frontier.(一)

one.所谓兄弟.


      转眼间又是金秋九月,Y大和每年一样,宾馆挤爆,交通不畅。拖儿带女一家老小来为自家大学生送行的家长们吵吵嚷嚷闹闹哄哄,校外的小吃摊文百店撒开嗓子吆喝揽客,大二大三甚至大四的学长学姐忙着指路迎新,校园广播不知疲倦地播放着校歌…


       热闹到略显嘈杂的确是每年开学季的正常现象,但是陆澄光就是心里闷闷的有点烦。其实陆澄光其人并不是讨厌热闹。自小到大他都是瞅着哪里热闹去哪里,他喜欢参与各种活动,所以钢琴吉他诗朗诵,散打篮球接力跑他样样在行,从小到大就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习惯了同学的羡慕,习惯了家长的赞美,也习惯了成为女生的焦点,沐浴热切的目光。


       他觉得心烦,是因为陆澄曦,只大他几分钟的双胞胎哥哥。说是哥哥,但在陆澄光看来,陆澄曦从小就不在他对“哥哥”的定义里。三年级的时候,陆澄光掀了同班的女生小璐的小花裙子,小璐哭哭啼啼奶声奶气地说:“我告诉我大哥去!”人家的大哥来了二话没说把澄光扇了一溜跟头。这事儿澄光没告诉澄曦,那天他狼狈地回家,只说那一身土是他摔了滚上的。一向佛系的妈妈林丽萨也没表态,爸爸陆远择出差中,陆澄曦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低头,继续慢慢地吃白米饭。陆澄光当时就知道了,自己的哥哥和别人家的哥哥不是一个类型。


    陆澄光打小就护着他哥的。因为陆澄曦太腼腆,因为陆澄光知道,都是在娘胎里的时候自己太能抢,把本该属于他的哥哥的养分都给抢光了,陆澄曦才一出生就先天不足。看两人小时候的合照,匀称的陆澄光和只有脑袋大大的陆澄曦比起来,哥哥就显得不像哥哥了。


    “澄曦。”陆澄光轻声叫了走在前面的人,正拖着拉杆箱顺着小路往前走的人停住了,转头看着陆澄光,用淡淡的一个眼神询问他弟弟怎么了。“澄曦,喝水。”陆澄光从陆澄曦的双肩包侧兜里抽出保温杯,兀自拧开,递给那个正在看着他的人。“嗯。”陆澄曦接过水抿了抿,燥热的感觉的确缓解不少。陆澄光拉着他找了处树荫,在那底下的长椅上坐下,陆澄曦微微地喘,脸色已经有点发白。“曦…澄曦…陆澄曦!”“嗯…”猛的回神,陆澄曦才发现陆澄光正扶着自己的肩,目光里不无焦急。“澄光,我还好。”澄曦知道,从小到大一直是澄光在紧张着自己,他觉得有点愧对澄光叫自己一声哥哥,好在澄光从来对他直呼其名。他从来不想白白让弟弟做些什么,可是除了弹一手好琴和超乎常人的学习天分,澄曦自认没什么可以和澄光相提并论。况且,他还有着,一颗残破不全的…心脏。


    


    “澄曦,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午饭回来,想吃什么?”澄光一撑膝盖站起来,看看食堂里乌压压涌进去的人,心里又是一阵烦。因为他知道的,陆澄曦那颗脆弱的心脏,根本经不住这样的纷繁。“我和你一样就好。”陆澄曦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艰难,心脏的跳动速度明显快了些,杂乱无章的心跳导致杂乱无章的呼吸,和一团乱麻的思绪。他觉得有点热,以至于澄光后来说了些什么他没听太清,澄光何时消失在视线里的他也不清楚。


     陆澄光买来的盖饭软糯糯的,口感很棒。他习惯性地看着陆澄曦捧着饭盒慢慢地先吃一口,像往常在家里吃饭一样。陆澄曦吃饭很慢,而且偏食,陆澄光知道,所以他只买了陆澄曦怀有执念的一个菜——西红柿炒蛋。


     即使在树荫里阳光被过滤掉不少,但初秋显然没有摆脱夏天的燥热。陆澄曦坐在长椅上,托着手机看一篇晦涩难懂的文章。他穿着白衬衫,后背却也已经发烫,太阳穴跳动着也疼痛着,他有点慌。澄光去的时间不短了,万一他回来刚好撞见自己这幅样子,恐怕又要惹他担心。心悸渐渐地止不住了,胃里的东西也压不住,一阵阵地冲撞着喉咙,头还是晕晕沉沉的疼。陆澄曦感觉不到力气,顺着椅子往下滑,手好像不受自己控制,抓不牢任何东西以借力。“澄曦!是发作了吗?疼吗?”澄光呼唤的声音里透着万分的心急,他搂着没有一点力气的澄曦,从他宽松的裤兜里找出药瓶。陆澄曦摇摇头,缩在陆澄光的怀里颤着,轻轻地呻吟了一句:“澄光,卫生间…”


    陆澄光抄起他的腿弯,一边跑着一边感叹手里的人简直轻的过分。他关好综合卫生间的门,怀里的人“哇”地就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咳嗽,红红的眼底泛出的泪花不知是生理反应还是心里委屈,替他拍背顺气的陆澄光等他吐完才搂住他,替他擦擦眼泪和嘴角,把他吐脏了的衬衫脱下来,换上自己的外套。“哥,好一点了吗?”陆澄曦仍是没有睁眼的力气,头晕沉沉的,睁眼就天旋地转的恶心。他摇摇头,汗湿了的刘海贴着苍白的脸庞,就连薄薄的唇都紧紧抿着。陆澄光索性抱着他,平时阳刚的声音变得那么轻柔:“哥,陆澄曦。宿舍都弄好了,我抱你上去还是去医院?”半晌,陆澄曦缓了缓劲儿,虚虚的吐出一句:“不去医院。”


    陆澄光嗯了一声,紧紧手臂,抱着还不到九十斤的陆澄曦,二话没说就爬了六层楼。宿舍楼里采光不是很好,所以比火热的室外阴凉些许,陆澄曦躺到床上的时候感觉好了不少。“哥,漱口。”陆澄光倒了点温水给他端过去,陆澄曦的铺位靠近窗户,窗外的风吹进来打着他的刘海,那白皙的脸庞和墨色的碎发衬在一起是那么干净,穿了陆澄光略显夸张的嘻哈风外套,气质上居然格格不入,只是那微敞的领口露出的清晰的锁骨轮廓和袖管里那纤细的手腕,不论怎么看都分外养眼。陆澄光并没有惊讶于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继承了妈妈林丽萨的高情商,因为早在初中时期他的第一次梦遗,他就深深笃信了自己对哥哥陆澄曦怀有的感情,是叫做爱的那种喜欢。


————————tbc—————————-


    


     

预告.这只是个预告真的!!

原创兄弟情文.

微虐

大学校园

傻白甜

双胞胎

开朗学霸弟弟x温柔学神哥哥

题目:边缘frontier

弟弟体质很好,哥哥体质很差.

弟弟:陆澄光.哥哥:陆澄曦.

看这设定百分百是弟弟推倒了哥哥哈哈哈.

一时脑抽随笔yi一写,诸位看官包涵笑纳^_^.

注:本文较苏(这是由人设决定的)剧情狗血逻辑沙雕,慎重食用^_^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3月3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3月5日上午9点,相约LOFTER,为吴邪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305吴邪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5日的庆生开屏哦!

起风了(清安)叁.

さん 何の為に


深秋露重。


清光所庆幸的仅仅是少了夏天的燥热,初秋的乏力,安定的状态能够稍稍好一点。


他并没有心思观望什么战报,面前的主治医师依然是一脸严肃。耳畔像是充斥着粘腻的液体,不真实的感觉刚刚涌现,就被金属棒敲击X光片的闷响所惊醒。


塑料片上映出的是肺部。那是一个不完整的肺脏,右叶还是完整的,露出正常的肋骨,左叶则呈现出漆黑一团的空洞,就像是在一朵诡谲的花。清光知道,那是安定的肺脏。


“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呐。你也看到了…”医师如是说道,略有迟疑的样子让清光有些不耐烦。沉寂良久,医师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只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安定那么好的人,大概不会有人想让他有事吧。


“还是先失礼了。”清光从医师的办公室走出来,面朝的是一条长长的木质回廊。秋天的时候,木头会变脆,清光踩在地板上面就嘎吱作响。枯草满地,早秋那一棵红的像火一样的枫树现在呈现绛红色,就像是凝固的血液。


清光觉得自己大概是不太好。安定从昨晚就在发烧,这种低烧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家常便饭似的持续起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性地接受。昨天接到的电报已经通知的清楚明白,前线的情况已然复杂起来。


清光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安定。不知道如何应付他浅笑着追问“清光,告诉我,前线快要胜利了吗?”或是在模糊不清的梦中一遍一遍地重复“冲田君!”这几个令人足够心痛的音节。


白色的霜因为吸收了些粉尘而变的有点儿发灰。清光看着手中的信封,是来自堀川国广的,家书一样的东西。“呵…”轻微的舒了口气,清光料到和泉守兼定是不论如何也不会写“家书”的,就像安定一样,缺乏让人安心的自觉。信的内容着实和缓,国广谈的只是一次远征的安排,然后是稍显冗长的未来规划。他是这样写的:“……也许是吧,我也许真的是个胆小鬼也说不定呢…但是,我只想和兼定一起,哪怕一起种田,每周能听一听天皇的消息,我要的只是和兼定一起,我要带他藏起来…呵,加州,你一定不会嘲笑我吧,大和守还好吗?多久没来信了你们两个,真让人担心。没办法呢,要出征了,去遥远的太平洋…去西方,日落之地。不论怎样,我都爱着你们,爱着我们的帝国,我和兼定就是为她而战的不是吗…等回来,一切结束,就隐居。啊哈,有点沉重了。就写到这吧。天皇万岁!”


回想结束,清光已经推门进屋。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他不得不摘掉看书时戴上的眼镜。安定睡在内室,裹着厚厚的被子,安定显得格外纤瘦。事实上在遥远的以前的日子里,安定的胳膊和清光的,是差不多粗细的。他睡的并不安稳,听到屏风的声响马上就醒来了。清光问道:“要起来吗?”“拜托你。”安定任由清光扶起来,靠在他略带寒气的毛衣上。谁也不在意轻微的寒意,安定抱歉的笑笑,摆脱清光拿刀给他。他规矩地跪坐着,给太刀上着刀油。


“清光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安定一遍一遍地擦着刀身,清光觉得他已经透支了体力,只是在硬撑。


“好。”清光点点头,又道:“问完了你就快躺好吧。还在发烧不是吗。”


“完全没事啦,那点小病…清光,你觉得你我…到底是为什么而战的呢?”安定说这话的时候,笑意荡然无存。


为什么而战……吗?


————————tbc——————————

ps:意识流的文…以后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了(我安定哭哭)嗯,无法用糖安慰小可爱们,没啥情节,你知道二战就是一水的悲剧…

好啦,有意见建议小伙伴们请随意提出哦^_^

欢迎指正^_^

sa,下周见^_^


起风了(清安)章二.

に.弱い


天色已然全黑,像浸透了墨汁一样。


庭院里宁静的很,放大了不绝于耳的窸窣的虫鸣声。一眼泉水叮咚作响,掩盖着不时传来的咳嗽声,粉饰出夜的静谧。


清光紧了脚步,在偌大的庭院深深的回廊里,他知道安定就在等他。


和室的门敞开着,畳上的被褥也是掀开的。清光叫了声“安定?”,无人回应。他摇摇头,将餐盘放在地台上,往庭院内走去。


院里漆黑一团,只有流水的波光在月色中闪动。红叶随波逐流着,靠在鹅卵石处歇脚又飘摇不定被带走。“就像我们一样吗…”清光暗叹道。冲田君离世,安定的身体日趋虚弱,以至于必须离开本丸疗养,自己有的腕骨折断的旧伤在身,拔枪挥刀也会不太利索…被浮世浪所冲击,清光却依然庆幸着:要是自己的手没有折断,就无法陪在安定身边了啊。


注意到断续的轻咳,清光就知道,安定在那棵枫树下。树枝压的很低,以至于安定伸出手就能托住最底下的一枝枫叶。清光屏住了呼吸。安定那一袭白衣包裹着形销骨立的身体,被火红的枫叶衬得分外妖娆。


“冲田君…”安定的头发散下来,在夜风中曳动着,深沉的蓝色像是大海的波涛。清光知道,安定,果然还是放不下冲田君。旋即是剧烈的咳,安定不得不弓起身子。


抱住安定的刹那,清光是好慌张的。安定从未有过这样剧烈的发作,他下意识地紧紧绞着清光的衣襟,另一手掩着脸,似乎并不想让清光看到这样的自己。


暴风骤雨般的咳过后是久久的沉默。两人谁也不看谁,就像约好了似的。良久,还是安定先开口,嗓音略带喑哑:“清光你…在哭吧。”“唉?没,没有的事。我,我为什么要哭呢…”慌忙否决,清光忘了,安定是那么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要哭了的心情。


“…至少,至少还有安定啊。安定,你要好好的,要养好身体,要上前线不是吗?安定,安定…”求求你,活着好吗?清光把安定锢的更紧,直到安定轻轻一挣,他叹了口气,道:“清光…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的。”再也不可能去前线了不是吗?强大的美利坚,都要将国家逼到覆亡了啊。在前线的日子里,安定见证了多少人为了天皇而战死,可是现在他好失望…自己多半是要死在病榻上了。


“安定,安定?!你还好吧?!”清光摇着安定的肩头,直到怀里的人一声叹息。安定以一种心疼的语气说:“嗯……清光不要担心,我暂且还死不了呢……只是,我啊……”随即又轻咳起来,对上清光复杂的神情,安定无奈地笑了。只是他好想和清安并肩作战啊这种话终究没说出口。


“只是我啊,身体这么差,总觉得会给清光添麻烦啊。”安定无力地笑道,在清光看来,眼前的安定是那样的凄美,就像夜里依然绽放的淡粉色薄樱,风一吹就会飘散,却依然保持着纯贞与美好。“怎么会呢。”清光把安定打横抱起来,一身薄衣的安定抱在怀里没有什么重量。“安定是累了吧……明天,明天有西洋的医者的会诊,今天还是早休息吧,放心,我会让安定随时都很可爱的。”清光努力让语气如常,以往,安定还健康,冲田君也还在世的时候,他还整天爱笑爱闹,即使战火不断,也学得会苦中作乐。


回到卧室的时候,饭菜已经微冷下来,安定无所谓地笑着,伸手轻抚清光的脸颊。“清光,反正我也没有胃口啦,今天份的药已经吃过了,所以…麻烦你,把这些拿回去…”


“安定!”闻言,清光的表情是那样焦急。安定知道,他肯定又要训自己了,就摆出一副受训小孩子的样子,道:“我知道,清光,我不该空腹吃药,不该出去乱走,不该胡思乱想…我下次不会啦。”他笑着咳起来,道:“清光…我有点累了呢……不作战体力真是不行啦。”清光焦急的表情只得柔和下来,却软的出水,只剩下满眼心疼。“那好…你睡,我不扰你。”他将安定的手放进被子,安定并没有看着他。他知道,安定是在看刀架上那把长长的士官长佩刀,曾经安定就用它斩杀敌人……


那仿佛是很遥远的记忆了。安定闭上眼,清光已经熄了电灯,只剩一室的月色。也罢。安定无可奈何地想到要守护某个人的命运这种话,还是自己说的,却终不能护那人一世周全。现实使人成长,使人成熟,或许成熟就是有勇气接受现实吧。安定如是想着,却犹有不甘。


清光你知道吗,我还是想……活下去啊。


———————tbc———————————

起风了(清安).章一.

いち・物語の始め.






那是一个早秋的午后。阳光好软,天空湛蓝,几丝流云漂浮在高远的天幕上。加州清光索性支起一条腿,另一腿伸直。


并没有什么人用他的腿做枕头,而在他的臂弯里,收着一名略显瘦弱的少年。少年一袭宝蓝色和服,米白色裙裤,宽大的裤管里露出的雪白的小腿更显的纤细。他正凝视着辽远的天空,水色眼眸里平静无波。


清光低头看他的侧脸,柔和的光线将少年的轮廓勾勒出来,就像潭水中的倒影,注视着他,全世界都是宁静的。清光没有收回目光,他不禁隐隐担忧:这种安祥能持续到几时呢?


风乍起。


他俩依偎的山坡上的短草随着风泛起涟漪,清光觉得长筒靴包裹住的小腿也有些冷了。低头看的时候,少年已经收回了目光,只是平静的低垂着眼,刘海被风拂的微乱,没有笑。


“安定,起风了。”清光将两腿放平,着手梳理安定的刘海。被唤作安定的少年也没有躲闪,似乎不经心地答应一声。


又过了些时候,天幕已然呈现淡淡的玫瑰色,远处涌起大团的云翳,阻挡了万丈余晖,只剩下朦胧的瑰色和习习凉风。


“安定,天冷了,起来。”清光率先站起身来,单手拉着安定的手,惊讶于他的掌心是那样冰凉。


“喂…”清光还是两手把安定抱了起来。


“唔…确实有点费力了呢…”大和守安定瞧了一眼抱着他的清光,似是而非地轻叹一句,垂手任清光牵着,两人一起往山坡下走。


“清光。”走过山脚那片小灌丛的时候,池塘边泊泊的水声入耳,安定放缓了脚步,示意前边的清光也慢走。


“清光,前线的情报…”安定轻描淡写着,就像是在陈述着事不关己的谈资。


“还不急。安定,还不急。”清光分明注意到大和守的目光紧盯的,是他腰间的佩刀。清光知道,安定,是无论如何也再不能去前线的,清光也知道,安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


“嗯…那,就走吧。”安定抬眼看着清光,旋即收回了目光,清光被那双平静的眸子看得发虚。清光知道,就算不看战报,安定对前线的情况也能料想的一清二楚吧。这样平静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呢?


————————tbc——————————

起风了(清安)

起风了.




预设与小声明:


本文在起风了(堀辰雄著)的基础上略作改动.时间是在二战期间的日本吧.


CP:加州清光x大和守安定.


关于更文:楼主大一狗,关爱动物,不要催文^_^(所以大概一两周更好吗……)


关于长度:不定,大致是中篇.


关于人设:清光大概是主角“我”,安定大致是有些病弱的设定.


大写的:OOC是我的!!!


就这样好不啦……明天再放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