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卜力

网线不是那么容易断的,Wi-Fi即使掉线了也能重连.
就不说再见,就算你嫌我好烦,我也偏不!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3月3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3月5日上午9点,相约LOFTER,为吴邪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0305吴邪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5日的庆生开屏哦!

起风了(清安)叁.

さん 何の為に


深秋露重。


清光所庆幸的仅仅是少了夏天的燥热,初秋的乏力,安定的状态能够稍稍好一点。


他并没有心思观望什么战报,面前的主治医师依然是一脸严肃。耳畔像是充斥着粘腻的液体,不真实的感觉刚刚涌现,就被金属棒敲击X光片的闷响所惊醒。


塑料片上映出的是肺部。那是一个不完整的肺脏,右叶还是完整的,露出正常的肋骨,左叶则呈现出漆黑一团的空洞,就像是在一朵诡谲的花。清光知道,那是安定的肺脏。


“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呐。你也看到了…”医师如是说道,略有迟疑的样子让清光有些不耐烦。沉寂良久,医师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只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安定那么好的人,大概不会有人想让他有事吧。


“还是先失礼了。”清光从医师的办公室走出来,面朝的是一条长长的木质回廊。秋天的时候,木头会变脆,清光踩在地板上面就嘎吱作响。枯草满地,早秋那一棵红的像火一样的枫树现在呈现绛红色,就像是凝固的血液。


清光觉得自己大概是不太好。安定从昨晚就在发烧,这种低烧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家常便饭似的持续起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性地接受。昨天接到的电报已经通知的清楚明白,前线的情况已然复杂起来。


清光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安定。不知道如何应付他浅笑着追问“清光,告诉我,前线快要胜利了吗?”或是在模糊不清的梦中一遍一遍地重复“冲田君!”这几个令人足够心痛的音节。


白色的霜因为吸收了些粉尘而变的有点儿发灰。清光看着手中的信封,是来自堀川国广的,家书一样的东西。“呵…”轻微的舒了口气,清光料到和泉守兼定是不论如何也不会写“家书”的,就像安定一样,缺乏让人安心的自觉。信的内容着实和缓,国广谈的只是一次远征的安排,然后是稍显冗长的未来规划。他是这样写的:“……也许是吧,我也许真的是个胆小鬼也说不定呢…但是,我只想和兼定一起,哪怕一起种田,每周能听一听天皇的消息,我要的只是和兼定一起,我要带他藏起来…呵,加州,你一定不会嘲笑我吧,大和守还好吗?多久没来信了你们两个,真让人担心。没办法呢,要出征了,去遥远的太平洋…去西方,日落之地。不论怎样,我都爱着你们,爱着我们的帝国,我和兼定就是为她而战的不是吗…等回来,一切结束,就隐居。啊哈,有点沉重了。就写到这吧。天皇万岁!”


回想结束,清光已经推门进屋。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他不得不摘掉看书时戴上的眼镜。安定睡在内室,裹着厚厚的被子,安定显得格外纤瘦。事实上在遥远的以前的日子里,安定的胳膊和清光的,是差不多粗细的。他睡的并不安稳,听到屏风的声响马上就醒来了。清光问道:“要起来吗?”“拜托你。”安定任由清光扶起来,靠在他略带寒气的毛衣上。谁也不在意轻微的寒意,安定抱歉的笑笑,摆脱清光拿刀给他。他规矩地跪坐着,给太刀上着刀油。


“清光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安定一遍一遍地擦着刀身,清光觉得他已经透支了体力,只是在硬撑。


“好。”清光点点头,又道:“问完了你就快躺好吧。还在发烧不是吗。”


“完全没事啦,那点小病…清光,你觉得你我…到底是为什么而战的呢?”安定说这话的时候,笑意荡然无存。


为什么而战……吗?


————————tbc——————————

ps:意识流的文…以后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了(我安定哭哭)嗯,无法用糖安慰小可爱们,没啥情节,你知道二战就是一水的悲剧…

好啦,有意见建议小伙伴们请随意提出哦^_^

欢迎指正^_^

sa,下周见^_^


起风了(清安)章二.

に.弱い


天色已然全黑,像浸透了墨汁一样。


庭院里宁静的很,放大了不绝于耳的窸窣的虫鸣声。一眼泉水叮咚作响,掩盖着不时传来的咳嗽声,粉饰出夜的静谧。


清光紧了脚步,在偌大的庭院深深的回廊里,他知道安定就在等他。


和室的门敞开着,畳上的被褥也是掀开的。清光叫了声“安定?”,无人回应。他摇摇头,将餐盘放在地台上,往庭院内走去。


院里漆黑一团,只有流水的波光在月色中闪动。红叶随波逐流着,靠在鹅卵石处歇脚又飘摇不定被带走。“就像我们一样吗…”清光暗叹道。冲田君离世,安定的身体日趋虚弱,以至于必须离开本丸疗养,自己有的腕骨折断的旧伤在身,拔枪挥刀也会不太利索…被浮世浪所冲击,清光却依然庆幸着:要是自己的手没有折断,就无法陪在安定身边了啊。


注意到断续的轻咳,清光就知道,安定在那棵枫树下。树枝压的很低,以至于安定伸出手就能托住最底下的一枝枫叶。清光屏住了呼吸。安定那一袭白衣包裹着形销骨立的身体,被火红的枫叶衬得分外妖娆。


“冲田君…”安定的头发散下来,在夜风中曳动着,深沉的蓝色像是大海的波涛。清光知道,安定,果然还是放不下冲田君。旋即是剧烈的咳,安定不得不弓起身子。


抱住安定的刹那,清光是好慌张的。安定从未有过这样剧烈的发作,他下意识地紧紧绞着清光的衣襟,另一手掩着脸,似乎并不想让清光看到这样的自己。


暴风骤雨般的咳过后是久久的沉默。两人谁也不看谁,就像约好了似的。良久,还是安定先开口,嗓音略带喑哑:“清光你…在哭吧。”“唉?没,没有的事。我,我为什么要哭呢…”慌忙否决,清光忘了,安定是那么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要哭了的心情。


“…至少,至少还有安定啊。安定,你要好好的,要养好身体,要上前线不是吗?安定,安定…”求求你,活着好吗?清光把安定锢的更紧,直到安定轻轻一挣,他叹了口气,道:“清光…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的。”再也不可能去前线了不是吗?强大的美利坚,都要将国家逼到覆亡了啊。在前线的日子里,安定见证了多少人为了天皇而战死,可是现在他好失望…自己多半是要死在病榻上了。


“安定,安定?!你还好吧?!”清光摇着安定的肩头,直到怀里的人一声叹息。安定以一种心疼的语气说:“嗯……清光不要担心,我暂且还死不了呢……只是,我啊……”随即又轻咳起来,对上清光复杂的神情,安定无奈地笑了。只是他好想和清安并肩作战啊这种话终究没说出口。


“只是我啊,身体这么差,总觉得会给清光添麻烦啊。”安定无力地笑道,在清光看来,眼前的安定是那样的凄美,就像夜里依然绽放的淡粉色薄樱,风一吹就会飘散,却依然保持着纯贞与美好。“怎么会呢。”清光把安定打横抱起来,一身薄衣的安定抱在怀里没有什么重量。“安定是累了吧……明天,明天有西洋的医者的会诊,今天还是早休息吧,放心,我会让安定随时都很可爱的。”清光努力让语气如常,以往,安定还健康,冲田君也还在世的时候,他还整天爱笑爱闹,即使战火不断,也学得会苦中作乐。


回到卧室的时候,饭菜已经微冷下来,安定无所谓地笑着,伸手轻抚清光的脸颊。“清光,反正我也没有胃口啦,今天份的药已经吃过了,所以…麻烦你,把这些拿回去…”


“安定!”闻言,清光的表情是那样焦急。安定知道,他肯定又要训自己了,就摆出一副受训小孩子的样子,道:“我知道,清光,我不该空腹吃药,不该出去乱走,不该胡思乱想…我下次不会啦。”他笑着咳起来,道:“清光…我有点累了呢……不作战体力真是不行啦。”清光焦急的表情只得柔和下来,却软的出水,只剩下满眼心疼。“那好…你睡,我不扰你。”他将安定的手放进被子,安定并没有看着他。他知道,安定是在看刀架上那把长长的士官长佩刀,曾经安定就用它斩杀敌人……


那仿佛是很遥远的记忆了。安定闭上眼,清光已经熄了电灯,只剩一室的月色。也罢。安定无可奈何地想到要守护某个人的命运这种话,还是自己说的,却终不能护那人一世周全。现实使人成长,使人成熟,或许成熟就是有勇气接受现实吧。安定如是想着,却犹有不甘。


清光你知道吗,我还是想……活下去啊。


———————tbc———————————

起风了(清安).章一.

いち・物語の始め.






那是一个早秋的午后。阳光好软,天空湛蓝,几丝流云漂浮在高远的天幕上。加州清光索性支起一条腿,另一腿伸直。


并没有什么人用他的腿做枕头,而在他的臂弯里,收着一名略显瘦弱的少年。少年一袭宝蓝色和服,米白色裙裤,宽大的裤管里露出的雪白的小腿更显的纤细。他正凝视着辽远的天空,水色眼眸里平静无波。


清光低头看他的侧脸,柔和的光线将少年的轮廓勾勒出来,就像潭水中的倒影,注视着他,全世界都是宁静的。清光没有收回目光,他不禁隐隐担忧:这种安祥能持续到几时呢?


风乍起。


他俩依偎的山坡上的短草随着风泛起涟漪,清光觉得长筒靴包裹住的小腿也有些冷了。低头看的时候,少年已经收回了目光,只是平静的低垂着眼,刘海被风拂的微乱,没有笑。


“安定,起风了。”清光将两腿放平,着手梳理安定的刘海。被唤作安定的少年也没有躲闪,似乎不经心地答应一声。


又过了些时候,天幕已然呈现淡淡的玫瑰色,远处涌起大团的云翳,阻挡了万丈余晖,只剩下朦胧的瑰色和习习凉风。


“安定,天冷了,起来。”清光率先站起身来,单手拉着安定的手,惊讶于他的掌心是那样冰凉。


“喂…”清光还是两手把安定抱了起来。


“唔…确实有点费力了呢…”大和守安定瞧了一眼抱着他的清光,似是而非地轻叹一句,垂手任清光牵着,两人一起往山坡下走。


“清光。”走过山脚那片小灌丛的时候,池塘边泊泊的水声入耳,安定放缓了脚步,示意前边的清光也慢走。


“清光,前线的情报…”安定轻描淡写着,就像是在陈述着事不关己的谈资。


“还不急。安定,还不急。”清光分明注意到大和守的目光紧盯的,是他腰间的佩刀。清光知道,安定,是无论如何也再不能去前线的,清光也知道,安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


“嗯…那,就走吧。”安定抬眼看着清光,旋即收回了目光,清光被那双平静的眸子看得发虚。清光知道,就算不看战报,安定对前线的情况也能料想的一清二楚吧。这样平静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呢?


————————tbc——————————

起风了(清安)

起风了.




预设与小声明:


本文在起风了(堀辰雄著)的基础上略作改动.时间是在二战期间的日本吧.


CP:加州清光x大和守安定.


关于更文:楼主大一狗,关爱动物,不要催文^_^(所以大概一两周更好吗……)


关于长度:不定,大致是中篇.


关于人设:清光大概是主角“我”,安定大致是有些病弱的设定.


大写的:OOC是我的!!!


就这样好不啦……明天再放文^_^.

想占个tag…すみません

关于魔道被骂上热搜的事。
今天本来刷微博看到邓伦伦上热搜啥的还很开心,结果往下一看就看到魔道书粉人肉老师并且还扯上了共青团…
当时就有好多键盘侠啊,喷书喷粉喷作者,喷动漫和其他衍生作品…
相信作为一个纯纯的魔道粉都好生气的,年龄小的孩子不懂啥容易冲动,把老师逼到自杀更是不应该。但是这个和魔道有什么关系?没出事的时候什么也不说,出了事键盘侠们出来谩骂作品,难道大侠们都有认认真真地看一遍魔道吗?还是说只是想刷关注度?魔道火不是没有它的道理,不说小说文笔独具风格,动画化以后也是妥妥的国漫良心,难道说这样的作品也要面临被迫下架吗?
相信作为纯纯的道友都选择了理性对待。毕竟理性看待问题是现在给这个事件的最好答复。不过魔道若是下架了也肯定会让只想安静吃粮的道友们心凉凉了。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只是不太开森,知道这是魔道太火的必然结果,本来对一部作品的评价就好坏参半……但是,只是想说出来,魔道这样的国漫良心,真的不能下架啊!!!
(哭着笑).
最后,占tag了,致歉。还有,晚安^_^

我什么也不说…是不可能的^_^
我的大学啊^_^在这里…

成零(四十)忘羡 ABO

40.(终章)成零.
这是清水的版本,纯洁的小可爱们放心食用啦,不纯洁的那部分昨晚被和谐楓刮走了,等我补上哦^_^
———————————————————
那夜之后,次年四月.
“魏无羡,你能不能安分点儿?”江澄一脸无奈地看着面前小哭包似的两个孩子,再看看自己的好兄弟,只好无语。“哈哈,江澄,你真像个老妈子,男人要经受男人的考验,是不是金凌,是不是小思追?”魏婴干脆放下餐勺,对两个嘴唇红红的小娃娃放了个招牌微笑。两人对视一眼,狂点头,这一点头,金凌眼里的泪花儿都飞出来了,蓝思追伸手给他抹抹,道:“金凌,我告诉你,男子汉不能哭的,尤其是…”“尤其是什么?”金凌语气不善道。“尤其是,像你这么好看的男子汉^_^。”蓝思追心直口快道。“你才好看呢!你们全家都好看!”金凌翻个白眼儿,思追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家人都挺好看的,你看,温情姐姐,温宁哥哥,还有蓝湛哥哥,曦臣哥哥…”金凌又是一个白眼儿,道声:“不理你了”,自己又抿嘴笑了。
魏婴给自己盛了碗糯米粥,饶有兴致地啜饮起来,一面问江澄:“晚上留下吃个饭?”江澄一脸恐慌,看了看红红火火的糯米粥,忙说:“不用,一会儿蓝曦臣过来接我和金凌,去姐那儿一趟,我俩就出国,刚好最近也不忙。蓝忘机呢?”“蓝湛他可是大忙人…balabalabala……”魏婴信口开河,江澄一愣一愣。“哎魏无羡,你那个肚子,沉不沉?”江澄一脸无辜地请教。魏婴心说当然沉,要不你揣一个试试,道:“不沉啊,话说回来,以后你和蓝曦臣…怎么办?”“…魏无羡你认为我能怀一个还是他能怀一个?”江澄黑脸,魏婴一脸好奇,道:“嗯…那你俩怎么办?”“领养啊…”江澄为兄弟的智商担忧,都说一孕傻三年,果然不错。
蓝忘机归家不晚。在蓝家大宅前掌灯等他的正是魏无羡。“魏婴。春寒料峭,外面冷。”他接过灯笼,正值傍晚,夜色降至,天空微蓝。提灯内烛火明灭,魏婴道:“点着灯,等着你,肚子里有个小家伙,也不觉得冷。”蓝湛揽住他,沉声道:“魏婴。”
“什么?”被他唤着的人抬眼看他,粲然一笑,道:“二哥哥怎么啦?在生气?”“没有。”蓝湛闷声道。“告诉我,嗯…这样吧,你可以对我提出一个要求,什么我都照做,但只能提一个。”魏婴道。“真的?”蓝湛道,晚风吹,宅院内草丛簌簌作响,几只雪团子似的小兔子探出头来,魏婴笑道:“你看,就让它们做证人好不好?我什么都答应你,二哥哥,你可要想好了哦。”
“好。”蓝湛的回答意外的快,他直视着魏婴的视线一偏,手附在魏婴略微隆起的小腹上,闷声道:“等他出生,我们天天。”


成零.全文完.
——————fin————————————

成零(三十九)忘羡 ABO

39.留住,好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大多数故事情节里,这句名言屡试不爽。
国际机场。蓝湛望着窗外的苍穹之上划过的航迹云,无言地体会着对方的心情。七年前,魏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目送自己离开的呢?他无法埋怨魏婴那天没有多与他说话,身临其境才感觉到,想说的话太多了,就一句也不出来了。
一周前,魏婴的桃色绯闻随着苏涉的匿名澄清而烟消云散,当事人在学校吃吃喝喝玩玩就到了寒假。随即而来的,是江家的家族考核,江澄和魏婴两人要出国一段时间,尝试接手江家的海外势力。
透过飞机小小的舷窗,魏婴再也捕捉不到蓝湛的轮廓。然后是一阵颠簸气流,升入平流层以后,脚下的云层看上去像软软的棉花。心想算啦,怎么老是蓝湛蓝湛蓝湛的,正事要紧。于是探过头问旁边的江澄:“江澄江澄,中午吃什么?”江澄给他一记白眼,答道:“泡面。”“…你忍心吗?”魏婴说得一脸委屈,江澄早就习惯了他过度丰富的表情,只是无奈地说:“你们家坐飞机还能吃个满汉全席吗?”“也是也是,嘿嘿嘿…”魏婴假意心虚地笑笑,另找话题。
江家接机的人不算多,就那么两个人,一名司机一名保镖,算上魏婴江澄总共四人,开一辆普桑轿车到别墅区,独门独院的小洋楼比起江家宅院来小了不少,不会满够两人住。魏婴一勾江澄的肩膀,笑道:“江澄老大,以后这就是咱们的据点了。”江澄难得没有反驳,那保镖看他们高兴,对他们支吾道:“那个,二位少爷,夫人说了,这房子,你们住是可以住,但是得自己布置一下。这是钥匙。”“行嘞,有房可住,打扫一下不算什么。”魏婴接过钥匙,开锁推门的一刹那,尘土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回头朝江澄苦笑一下,道:“好像,不太简单…”
两少爷外加一保镖三人埋头苦干了一下午,终于把宅院打扫的还算整洁。简单冲了个凉,魏婴见床就躺下去,心说做家务可真是体力活啊,顺便心疼一下从小就承包家务的江厌离。手机屏幕突然就亮起来,显示消息的内容是:“看外面。”魏婴下意识瞟了一眼,发现对面别墅的阳台上竟然站着一个人,再一细看,着实吃惊道:“蓝湛?!”低头看消息上的署名,确认无误的确是蓝湛。紧接着又是一条消息:“晚饭过来吃吧。”魏婴头一次觉得自己这跳脱的神经也有点跟不上节奏,想想蓝湛请客总比自己动手来的方便,非常直接地回了一个“哦”。
到蓝湛这里蹭吃,绝对会大饱口福。魏婴早就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他滴酒不沾还会有那么多珍藏版的好酒。记不清酒过几巡,魏婴觉得微微醉了的时候,江澄已被东道主之一的蓝曦臣带到客房休息。橘色的灯光渲染出的光晕下,魏婴盯紧了蓝湛也看的不甚清晰。朦胧中端着酒杯的手被人按住,魏婴笑着叫了声“二哥哥”,那人说:“魏婴,你醉了。今晚就到这吧。”他还是笑,另一手拿过酒杯把酒干了,撑起身子才发现真的有点脚下没准儿。离开座位朝着蓝湛所在的方向那个模糊的轮廓走去,踉踉跄跄地不知是被自己还是被椅子绊住了脚,“哎呀——”脚下一空,脸上一热,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魏婴着实被吓了一跳。回神的时候,蓝湛那张很好看的脸贴的那样近,以至于能在浓重的酒精味中分辨出那清凉的橙花香。“魏婴,还好吗?”蓝湛认真的语气让魏婴清醒了些许,酒精烧灼让他的嗓音微哑,他问:“蓝湛…二哥哥,你…是为我而来吗?是…”
不等他说完,蓝湛就拥紧了他。他的嗓音变得更加低沉:“是。魏婴,我要你,留在我身边…我才安心。”
————————tbc——————————————
吉:唠叨唠叨我最爱,能用来凑字数也好啊^_^
今天或明天呢,这个(略短小)的文就算完结啦
小可爱们陪我这一夏也是辛苦了(棒棒哒)
感谢高考给我大长假让我写文,感谢墨香让我
遇见了最好的忘羡和魔道里的诸位…呃…(好
吧词穷)
我是真心感受到了写文这个事儿真是体力活…(也是脑力活…)所以向所有还在写文的透明或大大太太致敬(献出膝盖)(尤其是会开车的^_^)
写完这个东西,我就该开学啦,相信不少可爱都已经开了^_^(小小地傲娇脸一下)
好想成为更会讲故事的人啊,可爱们,一起加油吧。
愿我们生活中的所有不顺,都能被名为忘羡的OK绷治愈哦^_^(来自一张图,我特别喜欢,每天吸)
嗯,就先说到这吧,下课~(小可爱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唠叨这么多的)

成零(三十八)忘羡 ABO

38.我相信你,不为什么(深度调研).
有些苦恼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魏婴笑笑,对蓝忘机说:“蓝湛,那个,我接个电话不介意吧?”对方点头算是默许,魏婴按下接听就听到了江厌离温柔软糯的声音:“阿羡,在哪儿?你还好吗?”“嗯,我…”魏婴一时语塞,匆忙解释道:“阿姐信我,我没有做…那种事情!”“嗯,我,阿澄和爸爸妈妈都相信阿羡。你在哪儿?是和蓝二少爷在一起吗?”江厌离心里猜个八九不离十,听到魏婴说是,不安的感觉才全都打消,随即问道:“阿羡,你想怎么澄清这件事?”魏婴笑道:“自己查啊,权当给我放个假,最近项目做的也不少了。”江厌离叹气,道:“阿羡,你总是这么爱玩儿,凌儿都和你这个大舅学坏啦,才开学几天就调皮捣蛋的,我还要去给他开家长会…”嘿嘿嘿,阿姐信我就行,我会找到证据澄清事实的。”按掉手机,魏婴觉得很安心,毕竟就算是养子,江家人待他如亲生,江家也早就成了他认可的家。
“去哪?”蓝湛问道。“Y大西门,偏街。我想我知道那张照片的拍摄地点了。”魏婴把手臂交叠枕在脑后,心想真是喝酒误事。“怎么回事?”蓝湛问道。魏婴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前两天,在这和一学长喝了一杯,有点多,就在酒吧睡了,早上起来就在酒吧客房里…”“学长?哪个学长?”“自动化那边的苏涉。”“他?”蓝湛记得,苏涉这人以前还和他们在一个研讨组。“那天早晨在客房里,我只看见苏涉,也就是说,拍摄那张…呃,照片的可能就是他。照片里那个女人嘛…”魏婴单手托腮,有点犯难地考虑着,索性下车:“来都来了,不如实地考察一下?”
酒吧客房果然和照片里一模一样,魏婴询问了酒吧老板几句,回答说吧里的女孩全不卖身,更别说去拍什么艳照了,况且酒吧里出双入对的情侣那么多,就算一个男人带一个女人进来也没什么奇怪的。离开酒吧,两人略一合计,驱车前往苏涉租住的公寓。魏婴道前面怎么有个人鬼鬼祟祟,迎面一看,正是苏涉!叫声“蓝湛!”蓝忘机一个急刹横栏住苏涉,魏婴跳下车去,麻利地将人扭住,道:“学长,上车。”苏涉还没来得及喊就被扭上车,魏婴在他身上摸索几下,从裤兜里掏出一部手机。“学长,密码多少?”魏婴问道,苏涉闭口不言。蓝忘机道:“魏婴,手机给我。”魏婴笑呵呵地看着苏涉,对方已经不再是平时和善的样子,而是一脸嫌恶地看着魏婴。“你认定是我了?”苏涉问。“嘿嘿,我这么本分的良家男子,这个月只和学长尽兴了那么一次,学长,你为什么这么做?”魏婴叹口气,道:“要是来晚一会儿,恐怕这手机不知道要丢到哪条河里去了。”“解开了。”蓝湛翻开相册,那张在Y大官网首页的桃色照片赫然入眼,强压怒火,道:“苏涉,你不该这么对他。”“不该那么对他?蓝主任,你真是好正派啊!”苏涉气的声音发抖,道:“谁不知道,你和他从小就要好,你们家世好,有背景,这我认栽,可是你为什么无视我的能力?!明明我之差一点点就是年级第一,但是有多少涨学分的项目你都只给他,不给我?!”
“够了。”蓝湛压低了声音,之所以把项目给魏婴,其实根本就是态度问题。“苏涉,你到底把项目当成什么?涨学分的神器?向他人邀功的筹码?自己能力的证明?”魏婴觉得自己一定又是英雄病发作,有些话,不对苏涉这样的人吼出来就不行。“那你呢?大圣人?别说你做项目不为学分!”苏涉激动地讽刺着。“当然为!但学分只是一小部分,比如做一个界面,优先考虑的应该是使用者的感受,针对不同人群,年龄,行业,要做出不同的界面…优先考虑的总是别人而不是学分!”吼完魏婴稍微有点口干舌燥,蓝湛拿了瓶水拧开瓶盖递给他,说:“魏婴做项目的时候,很专注。”沉默良久,苏涉闷声道:“手机,还我。”蓝湛道:“不行。”魏婴笑着拿过手机,还给苏涉,道:“没事,还他一下,不干好事就再抢回来。”苏涉打开网页,把评论得火热的帖子和照片删掉,随即发帖道歉,略带嘲讽地对魏婴说:“照片里的女人叫王灵娇,我不知道她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自己小心吧。我可以走了吗?你们这种大少爷,不会找我要精神损失费吧?”“不用不用,苏涉学长,请下车吧。”魏婴也笑了,意味不明。
“王灵娇,王灵娇…”有些熟悉的名字在魏婴脑内循环,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眯起眼偏头看蓝湛,侧颜的轮廓和记忆中的重叠,恍如隔世。魏婴道:“蓝湛,我…好像有点头晕。”那人依旧稳稳地扶着方向盘,不无关切地询问:“还好吗?要不要停车?”魏婴所问非所答道:“蓝湛,我以前…是不是特别…喜欢你?”“是。”停下车,蓝湛直视着魏婴,那人有些迷茫地看着他,“好吧,大概,我能想起一些…片段。”“魏婴。”蓝湛把指尖轻轻放在魏婴脸上,道:“不用再想了。”“不是,不是的,不是刻意去想,是画面自己溢出来,比如…比如接吻…比如…和你做爱…”说这话的时候,魏婴没有带着笑容,接着极其认真地问道:“如果,你没有标记我,就像以前那样,我说,我是干净的,你信不信我?”
他直视着蓝湛,玻璃珠似的眸子蒙了水雾般朦胧。“信你。”蓝湛揽住他的肩头,道:“魏婴。我无条件相信你,不需要为什么。”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