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十九)忘羡,ABO

19.他的梦.
热,很热。
世界都变成红色的了。
也许已经死掉了也说不定。疼,很疼。魏婴在心里咧了咧嘴,不会死掉了还要一直维持着疼的感觉吧?那可亏大了。
红色的是火,黑色的是烟,从床下爬出来,就看到了床头自己画的拉手小人。魏婴一个激灵…这是…在哪儿呢?这不是莲花坞自己的房间吗?!这是…火灾?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江澄呢…阿姐,江叔叔,虞阿姨…一个人也没有吗?身体自己动了起来,视野里全是火苗。跑出房间,隐约听到了阿姐的哭喊声,她喊着:“阿澄!阿婴!”
怎么?江澄也被困在这里?魏婴没命地跑,边跑边喊着江澄,到江澄的屋里兜了一圈,没人,又飞快的下楼,一脚踩空跌在地板上,误打误撞看见江澄抱着脑袋躲在沙发后面,矮矮的一团,正在抹眼泪。
“江澄!干什么呢!快冲出去啊!”魏婴拉起江澄就朝门外跑,发现自己的步伐那么小,跑的好慢好慢…啊,他和江澄,还是小孩子模样。
火舌贴着魏婴的后背舔上来,他模糊知道,自己和江澄,这次好像只能活一个了。那就只活一个好了。
他用力推了一把,就把江澄推出了那道生死线。
魏婴看见江澄错愕的表情,他愣了一秒,哇地哭出来。魏婴好想去嘲笑他,说你还是alpha呢,这么爱哭,好想去安慰他,说别哭了…一切的可能,都被眼前突然爆起的烈焰抹杀干净。他只听见江厌离从未有过的歇斯底里的哭喊,听见江澄破了声音的谩骂,但心里那种难受的滋味,不全是来自与至亲的离别,还有,忘死了的什么东西,一去触碰就难免会疼。
那个人,那些事,再也不要想起来了。
———————————————————
蓝忘机看着睡的并不安稳的魏婴,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很热。他记得大概魏婴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只要生病,体温就像飙车一样往上升。那人一直小声说着梦话,眉头蹙的很紧也不醒来,蓝忘机只能握着他的手,魏婴的手好冰,让人感觉很飘渺。扣住魏婴的五指,蓝湛轻轻的摩挲着。“魏婴。”他轻声唤,默默地祈祷,这一次,要留住。
市立医院。江澄在安静的走廊里跑着,皮鞋敲地发出嗒嗒嗒的脆响,有着这种失当行为,纵使他顶着一张俊脸,还是险些引起公愤。在群众完全愤怒之前,江澄收住脚,看着一间病房前站着的人,花了一秒钟人脸识别:“温情!魏无羡…”
被叫到的女生一脸黑线,朝着江澄比了个“禁言”的手势,说:“人没事儿,就胃炎。你给我小点儿声说话听见没?”“嗯。”江澄闷闷地嗯了声,听见魏婴还好,烦躁不安的心情消减了大半,刚想问问严重吗,就看到蓝忘机那张清冷的脸。江澄认得那种眼神,那种恋人专属的眼神。突然想起不久前,蓝忘机似乎把魏无羡给标记了这件事情,心火乍起,他阴着脸,低沉地叫声:“蓝湛。”那人转过头来,目光里已经又是寒霜。真不爽啊,你那是什么眼神?!江澄只觉得不能忍,哑着嗓子低吼道:“我他妈…要弄死你!”
————————tbc——————————

评论(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