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十五)忘羡,ABO

15.有没有发现最近标题有点短,那就让它长回来.
“哎哎,小兄弟,这位哥哥真的撞到你了?”魏婴挡住要拉住他的温宁,探身一脸灿烂地对着男孩笑的纯良。
小男孩显然早有防备,委屈的带着哭腔:“是啊,叔叔阿姨们都看见啦。”好啊,笼络人心,颠倒黑白。魏婴哈哈一笑,心想你还嫩点儿,接着问:“可是这位哥哥是在快车道上行驶的,撞到你的话,你就不会坐在这了。好孩子要说实话哦。”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有人赞同魏婴,道要是撞上了这孩子,就不止撞倒这么简单了。
孩子见状也急了,挤挤眼睛掉下来几滴眼泪:“我胳膊好疼,上午还要做工…”魏婴叹了口气,知道这又是在打感情牌了,觉得好麻烦,赶紧掏钱走人的念头闪过脑海,又立马放弃:温宁那么好,说什么也不想让他受到污蔑。思及此,魏婴索性语气强硬道:“小兄弟,你要是实在疼的厉害,我带你去最好的医院检查,治你的任何病。不过我亲眼看见这位哥哥并没有碰到你,所以我不会给你一块钱现金。我看到了,相信我的行车记录仪也看到了。你要是不澄清,那就有点尴尬了吧。”
话音未落,人群里突然冲出一个鱼贩打扮的人,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孩子跟前,拧住男孩的左耳就破口大骂:“薛洋你给兔崽子!谁叫你又去坑蒙骗人!祸害精!打心眼儿里就坏透了!”魏婴被这与鱼贩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只见男孩又惊又恐地看着鱼贩,明显想跑开奈何耳朵被拧的死紧,鱼贩甩起粗大的巴掌作势要打。
“别啊老板!”薛洋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巴掌在落到他瘦小的身子上的前一秒猛然止住,鱼贩恼羞成怒地抬起头,对上的是魏婴同样愤怒的脸。“这样啊,是你教唆这孩子的吧?蒙骗不成你就要打他?这么急着撇清关系?太过分了吧?!对这孩子我可以忍,但你不行!”
魏婴生气的时候,眉尖一定会蹙起来,原本含着三分笑意的嘴角抿得紧紧的,那点活泼的淘劲儿荡然无存,让人看得出他是真的很不爽。几个江家保镖立即就准备清场,好孩子温宁拉着魏婴的衣角,随时做好了拦架的准备,结结巴巴地打着圆场:“魏…少爷,那个,那个…好意我心…心领了,我看就…就算了…我赔…赔钱好了。”不料魏婴却退开了温宁的手,一手制住鱼贩打人的巴掌,一手把薛洋拉在身后。薛洋显然是吓坏了,愣在魏婴身后不敢动。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明白了温宁是被碰瓷了,有人已经开始声援魏婴了:“小哥真是好样的!明眼人还敢站出来说话!”“是啊,不然就冤枉了老实人了。”“怎么?是这个男的威胁小孩碰瓷儿啊。过分!他还要打人呢,快发朋友圈!”
鱼贩见占了下风,人前人后的面子挂不住,想到就因为半路杀出个魏无羡,不仅没有靠薛洋坑到钱,可能日后的水产生意也经营不下去了,不由心火乍起,一把揪住魏婴的衣领,想凭着身强力壮把他提起来。魏婴见势暗道一声来的正好,屈膝沉胯,一个回手就把鱼贩抛了出去。围观者们都沸腾起来,温宁和护着的薛洋也一脸震惊。
鱼贩惊慌地大喊着踉跄了几步,本来快稳住的身型一歪就跌坐在路边,哎呦一声开始哭天抹泪:“打人啊!当街打人啦……”
一群围观者开始唉声叹气,说小年轻怎么这么鲁莽,这下有理也变成没理了不是?魏婴突然觉得很恶心,用尽耐性压制着火气。正要上前,一袭白衣就闯入了视野。
————————tbc—————————

评论(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