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十六)忘羡 ABO

16.标题短不代表文短.
魏婴第一次觉得,这人长得好看了,讲真穿什么都好看。面前的这人,留着比自己稍长的中发,简约地束了起来,显得温文尔雅。两道剑眉,眼底若星河,鼻梁高挺,嘴唇略薄,即使义正词严也掩不住天生带着的温柔。这样的人即使穿上了略显古板的正装西服,也让人觉得没什么距离感。
出神的时候,那人就开口了:“这位小哥,不知道你和这位老伯有什么纠纷,但就算有纠纷,作为晚辈,你也该谦让老伯。作为文明公民,你更不该出手打人。”随即朝围观的人群一拱手:“各位,现在是上班时间,在这主干道上聚集既危险又阻碍交通,麻烦大家先散开吧。”
这话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加之声音好听,人们也没什么异议,都摇头散开。鱼贩又开始信口开河,指着薛洋大声吆喝:“那是我儿子!自己偷钱跑到街上来碰瓷儿,这个小混混!”他几乎要指在魏婴的鼻尖上:“这个小混混,妨碍我管教孩子!”听他这样一说,温宁不禁脱口而出:“大叔,没见你这样血口喷人的。一而再在而三地编谎话!”又对白衣男子说:“魏…他,他是好心帮我解围,没想到…你千万不要相信大叔!”听见温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也没犯口吃,魏婴下意识地“哎”了一声,薛洋也大喊起来:“别信他!我才不是他儿子呢。”
男人轻笑一声,转身看着鱼贩,声音温和:“老伯,你看,这…”鱼贩自知理亏,正想找机会开溜,魏婴玩心大起,作势要追,朝着人群吆喝:“啊!坏人要跑了!快追快追!”不料一个踉跄就被人从身后拉住。那人比魏婴略矮,穿着夹克皮鞋,一脸怒气。魏婴不用回头都只道是自己多年以来的好兄弟,只得放弃了追赶,假情假意地乱说一气:“江澄你来啦,来的真是太及时了你知道吗,你要不出现我都想象不出我会被怎样…”江澄的脸更黑了,声音也听起来很窝火:“你会被怎样?!魏婴你几岁?怎么你一出来就惹事?多少保镖看着你都看不住。”听着江澄发了一通火后,温宁才怯怯地凑上来,小声说:“江…少爷,魏婴少爷也…也是为我出头,别怪他…那…那个男人说…说要带走那小孩,他说他是医生啥的,好像还和我姐是一个医院的…我跟着去看看,顺便看我姐…”魏婴点点头,一下就想起来温宁的姐——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温情,叹一声世界真是小,拍拍温宁的肩说:“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对了温宁,你其实,不需要谁给你出头的。以后有话一定要说出来,你可以的。替我向你姐问好。”随后又朝江澄吐吐舌头,做了个美国大兵的告别手势,蹦蹦跳跳上了江澄的大哈雷。
穿着江澄的防风外套,魏婴觉得有这个兄弟在也挺好,只要被他唠叨两句各种服务应有尽有。作罢朝江澄大喊道:“江—澄—,你要不要去海边——”江澄的回答被风吹得四散,魏婴没有听到,但却看到江澄一个急转弯朝滨海大道驶去。
感谢上天让我们心意相通。
————————tbc————————
———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