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六)忘羡,ABO

6.我不介意一切胡闹,只要你一世安好.
金氏大宅,灯火通明的样子就像一座城堡。世界上总是有这样的地方,让人觉得不像在人间。
江厌离转动厚重的鎏金把手,推开房门后就看到自己比儿子还放在心头的弟弟赤着脚站在落地窗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玻璃外偌大的金家府邸。
“阿婴,你醒了?刚好,我看看退烧了没有。”说着放下了手里的托盘,撩起魏婴的刘海儿来。魏婴见了江厌离,刚刚似有似无的沉重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阿姐!阿婴可想死你啦!”又看看江厌离刚才搁下的托盘,吸吸鼻子不禁喜出望外“阿姐,阿婴饿死了,要吃阿姐炖的汤!”“哎,等等,先给阿姐看看。”江厌离半是嗔怪半是心疼地说着,用手心贴着魏婴的额头。“嗯…阿姐…这样好舒服。”魏婴懒懒地呵着,却被江厌离轻轻敲了下脑门儿。“你这是还发烧呢,躺下。”“不躺了不躺了,阿姐,躺着无聊,阿婴好饿呀,不给吃的就不躺。”魏婴讨饶似地央求,刚巧进门的江澄不禁感慨此人脸皮真厚。
“魏无羡,少跟阿姐油嘴滑舌。让你躺就躺,吃的什么时候少过你一碗?”江澄坏心地问道,只轻轻推了把魏婴的肩头,后者做了个“中弹”的姿势缓缓卧倒,然后滚了一圈将被子裹在身上,知道幼稚的很,就自顾自地大笑起来,逗得江厌离也抿嘴而笑,只剩下江澄又开始默默地担心自己兄弟的智商。
“别玩儿了,快起来吃东西。”江澄忍无可忍地上手把魏婴的被子剥掉,抱怨着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的胡闹,活像个大孩子。魏婴拉着长音“哦”了一声,从江厌离手里接过瓷碗,叼着碗沿慢慢地喝,清淡的汤里浸着几片卖相精致的小排骨,简直令人垂涎,半碗下肚,胃里顿时暖了起来。
“阿姐,还是排骨汤最好,怎么喝也喝不够。”魏婴喝的满足,眉里眼里全是笑意。江厌离顺了顺他睡乱的头发,嗔一句“就你嘴甜”,江澄翻个白眼,干巴巴地提醒道:“阿姐,抑制剂。”江厌离“哎呀”了一声,假装抱歉地拿来了注射器。
魏婴并不怕疼,但注射后的副作用让他感觉好像被困倦席卷,迷迷糊糊地哼着“阿姐,江澄…我好困,再睡会儿…”江澄掖了掖魏婴的被子,用目光描摹了一遍他的轮廓,回忆着他见到蓝忘机时那种难以言喻的表情。江厌离点燃了熏香,稍作动作,看着魏婴的表情由复杂变得舒展,不禁舒了口气,对江澄说:“你看,阿澄,是阿婴自己不愿想起。所以暂时不必担心。”
如果可以,我们希望你永远不要想起来,那段会让你痛的记忆。
当和煦的晨光照进城堡似的金家府邸的一瞬,魏婴从一个似乎很长的梦境中醒来,却不记得梦中的内容,他也少有地没有下意识去回想。度过发情期的开始往往神清气爽,伸伸懒腰,魏婴看了一眼身旁睡得正酣的江澄,忽然玩心大起,一把掀起了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果然,江澄从睡梦中瞬间惊醒,扯着枕头遮掩自己赤着的上身。魏婴笑的胃疼,打趣道:“江澄你干嘛啊,还怕被我看了?”江澄骂道:“闭嘴!”然后一枕头把魏婴打出了卧室。
淘气包走后,江澄自己竟也笑开了,我不介意的,只要你一世安好。
美好的一天开始了,没错。然后江澄划开手机锁屏的刹那,一条消息弹出屏幕:“无妨,既然魏婴忘记了,我可以让他再爱上我一次。署名:蓝忘机.”
江澄又一次抱紧了另一只枕头————蓝忘机,你个死黑客!!!!
———————tbc—————————

评论(10)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