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十九)忘羡 ABO

39.留住,好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大多数故事情节里,这句名言屡试不爽。
国际机场。蓝湛望着窗外的苍穹之上划过的航迹云,无言地体会着对方的心情。七年前,魏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目送自己离开的呢?他无法埋怨魏婴那天没有多与他说话,身临其境才感觉到,想说的话太多了,就一句也不出来了。
一周前,魏婴的桃色绯闻随着苏涉的匿名澄清而烟消云散,当事人在学校吃吃喝喝玩玩就到了寒假。随即而来的,是江家的家族考核,江澄和魏婴两人要出国一段时间,尝试接手江家的海外势力。
透过飞机小小的舷窗,魏婴再也捕捉不到蓝湛的轮廓。然后是一阵颠簸气流,升入平流层以后,脚下的云层看上去像软软的棉花。心想算啦,怎么老是蓝湛蓝湛蓝湛的,正事要紧。于是探过头问旁边的江澄:“江澄江澄,中午吃什么?”江澄给他一记白眼,答道:“泡面。”“…你忍心吗?”魏婴说得一脸委屈,江澄早就习惯了他过度丰富的表情,只是无奈地说:“你们家坐飞机还能吃个满汉全席吗?”“也是也是,嘿嘿嘿…”魏婴假意心虚地笑笑,另找话题。
江家接机的人不算多,就那么两个人,一名司机一名保镖,算上魏婴江澄总共四人,开一辆普桑轿车到别墅区,独门独院的小洋楼比起江家宅院来小了不少,不会满够两人住。魏婴一勾江澄的肩膀,笑道:“江澄老大,以后这就是咱们的据点了。”江澄难得没有反驳,那保镖看他们高兴,对他们支吾道:“那个,二位少爷,夫人说了,这房子,你们住是可以住,但是得自己布置一下。这是钥匙。”“行嘞,有房可住,打扫一下不算什么。”魏婴接过钥匙,开锁推门的一刹那,尘土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回头朝江澄苦笑一下,道:“好像,不太简单…”
两少爷外加一保镖三人埋头苦干了一下午,终于把宅院打扫的还算整洁。简单冲了个凉,魏婴见床就躺下去,心说做家务可真是体力活啊,顺便心疼一下从小就承包家务的江厌离。手机屏幕突然就亮起来,显示消息的内容是:“看外面。”魏婴下意识瞟了一眼,发现对面别墅的阳台上竟然站着一个人,再一细看,着实吃惊道:“蓝湛?!”低头看消息上的署名,确认无误的确是蓝湛。紧接着又是一条消息:“晚饭过来吃吧。”魏婴头一次觉得自己这跳脱的神经也有点跟不上节奏,想想蓝湛请客总比自己动手来的方便,非常直接地回了一个“哦”。
到蓝湛这里蹭吃,绝对会大饱口福。魏婴早就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他滴酒不沾还会有那么多珍藏版的好酒。记不清酒过几巡,魏婴觉得微微醉了的时候,江澄已被东道主之一的蓝曦臣带到客房休息。橘色的灯光渲染出的光晕下,魏婴盯紧了蓝湛也看的不甚清晰。朦胧中端着酒杯的手被人按住,魏婴笑着叫了声“二哥哥”,那人说:“魏婴,你醉了。今晚就到这吧。”他还是笑,另一手拿过酒杯把酒干了,撑起身子才发现真的有点脚下没准儿。离开座位朝着蓝湛所在的方向那个模糊的轮廓走去,踉踉跄跄地不知是被自己还是被椅子绊住了脚,“哎呀——”脚下一空,脸上一热,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魏婴着实被吓了一跳。回神的时候,蓝湛那张很好看的脸贴的那样近,以至于能在浓重的酒精味中分辨出那清凉的橙花香。“魏婴,还好吗?”蓝湛认真的语气让魏婴清醒了些许,酒精烧灼让他的嗓音微哑,他问:“蓝湛…二哥哥,你…是为我而来吗?是…”
不等他说完,蓝湛就拥紧了他。他的嗓音变得更加低沉:“是。魏婴,我要你,留在我身边…我才安心。”
————————tbc——————————————
吉:唠叨唠叨我最爱,能用来凑字数也好啊^_^
今天或明天呢,这个(略短小)的文就算完结啦
小可爱们陪我这一夏也是辛苦了(棒棒哒)
感谢高考给我大长假让我写文,感谢墨香让我
遇见了最好的忘羡和魔道里的诸位…呃…(好
吧词穷)
我是真心感受到了写文这个事儿真是体力活…(也是脑力活…)所以向所有还在写文的透明或大大太太致敬(献出膝盖)(尤其是会开车的^_^)
写完这个东西,我就该开学啦,相信不少可爱都已经开了^_^(小小地傲娇脸一下)
好想成为更会讲故事的人啊,可爱们,一起加油吧。
愿我们生活中的所有不顺,都能被名为忘羡的OK绷治愈哦^_^(来自一张图,我特别喜欢,每天吸)
嗯,就先说到这吧,下课~(小可爱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唠叨这么多的)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