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十七)忘羡 ABO

37.误会(校园社会调研组)
早晨,宿舍。魏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系主任蓝湛独家提供的早餐,当他把最后一口灌汤小笼包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像只小松鼠的时候,顶着一副熊猫眼,形容枯槁的江澄像只僵尸一样出现在他面前,骂道:“魏无羡你该死了?一屉包子你自个儿吃了?”魏婴一脸纯良:“好江澄,要怨你得怨蓝湛,昨天晚上快累死我啦,连吃饭的力气都没了,所以今天早晨多吃了点…”江澄瞪他一眼,只是嘟囔:“你那叫多吃了点儿?”信手拿起桌上的豆浆开喝。“哎哎哎,你慢着,其实还有一屉包子,放保温煲里了。”魏婴朝江澄一吐舌头,对方恶寒一下,说:“看在包子的份上。”
魏婴忍住一阵狂笑,一看表,时间不早—————第一节是马哲课,有点道行的大学生都知道,这课得早点占后排座,尤其是我们的云梦双杰这样的理科生,本就听得云里雾里,坐前排你就只能自求多福别上课趴桌了。“江澄你慢慢吃啊,师兄先走一步给你占座去。”说着十分潇洒地站起来,然后“啊”地惨叫一声。“我的腰…”魏婴心凉凉,感觉江澄顶着一副僵尸脸都在无声地嘲笑他。
走在路上,魏婴多少觉得有些奇怪,从宿舍到教学楼,平时总会有个亲卫队跟在身后的,今天却五米以内生人勿近。正诧异着,就逮到了前方一只聂怀桑。“哎哎哎,怀桑怀桑。”被叫到的人愣了一下,好像开了慢动作一样转身,挠挠头尴尬地说:“魏师兄,早…早啊。”“早,问你个事儿呗,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早晨咱们的同学们…呃,有点不正常?”魏婴诚恳地说。“我…我我,没有啊,我不知道,我看不出来啊……”怀桑结结巴巴的倒和温宁有几分相似。想必是有不妥也难问出来了。不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魏婴就顺其自然,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虽说习惯了旁人的瞩目,但那往往是羡慕憧憬的眼光,现在,魏婴能感觉到整间教室的人针对他的目光,但一抬头,那些目光就投向别处。坐在后排,魏婴发现自己根本用不着占座,他所在的那一排都是空的。
手机的屏幕突然自动亮起,上面有两条短信提示,一条来自江澄,内容是:“魏无羡,快看学校官网。”另一条来自蓝忘机:“魏婴,别乱跑,我去接你。”对蓝湛的短信有些莫名其妙,于是打开学校官网,头版头条就是关于自己的桃色新闻,点进去一看,内容十分成人的一张配图,文字部分有点触目惊心:魏婴,我恨你!
“天,真不敢相信…”“怎么这样,没想到Y大也这么黑暗!”“虽说魏学长长得很帅,但我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这种模糊处理的照片,本来可信度也不是很高吧!”“楼上,魏婴是什么好人吗?靠着校长关系成天鬼混,这样的人不是毒瘤吗?快点开除了吧!”
评论区像交战双方交火区,正你来我往轰得一踏糊涂。魏婴心里哭笑不得,看一下新闻配图,照片里的女人他连见也没见过,怎么就把人家给睡了?况且…他已经是被标记的omega,根本不可能睡别人嘛。暗暗吐槽不知是谁在血口喷人,也不搞清楚状况。魏婴不怒反笑,当即编辑了一行八个字发了上去:虽然麻烦,但有意思。
本人一发声,评论更是疯狂。教室里甚至有人一声大吼:“我靠!这么狂?!”然后被马哲老师请出课堂。魏婴在整个教室的人古怪的注视下耸耸肩,在这么种情况下被关注真是种奇特的感受,正有些尴尬,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魏婴,过来。”
蓝湛从后门进来,向着魏婴伸出手,后者“哦!”了一声,幡然醒悟般的递过手去。握紧了那只手,不急不缓地稳步走着。魏婴问道:“去哪儿?”蓝湛不答,眉头紧蹙。魏婴奇怪道,蓝湛应该是最了解我是清白的,怎么好像还很生气?被他拉着离开教学楼,塞进副驾驶,蓝湛一句话也不说,魏婴几次试探无果也不自讨没趣,索性闷头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魏婴,在想什么?”驶离学校,蓝湛沉声问道。“喔,你肯理我了。”魏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闷声道:“我在想…很多东西。”“比如呢?”蓝湛问。“比如…这件事情肯定要传到江家了,比如到底是谁这样手段低劣地造谣我,动机又是什么,再比如…我刚刚问过你了,蓝湛,你生气了?”
“嗯。”嗯什么嗯啊?这是在说生气了?“你知道我不可能睡女人…我…”魏婴解释道。“我知道。你已经被我标记了。”蓝湛转过一道急弯,沉声道。“我在想,谁造谣你,找出来,绝不姑息。”气氛骤然变冷,魏婴急忙打个哈哈:“其实…要证明我清白很简单啊,只要医院开一张证明,证明我是omega就可以了哈…”蓝湛偏头看他:“你…真的想这样,不玩儿了?”魏婴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啊蓝湛,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啦?我才不要因为这事暴露自己的性别。要玩儿,怎么玩儿,嗯?我听你的,二哥哥!”蓝湛低叹一声,略带些宠溺:“要玩儿侦探游戏吗?”
Y大校长办公室。“江先生啊,魏婴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他实在是…多好的苗子,唉…”老校长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惋惜和爱莫能助的意味。“校长,阿羡不会做这种事。我敢保证。”江枫眠依然面带笑意,老校长愁眉叹气,两人这一僵持,江澄不禁心急,道:“校长,魏无羡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您要是开除他,那麻烦捎带把我也开了吧!”听他这么说,虞夫人厉声喝道:“江澄,你闭嘴!校长,魏婴好歹是我们江家人,不说他平白受到污蔑,就算是他真的嫖了那小丫头,您也不能凭网络上乱传的几句话就把他开了!校方不察明,江家察,是哪个有胆污蔑我们江家的儿子,哪个就得有胆给我负责!”江厌离拉住江澄,又朝虞夫人道声:“妈妈。”江枫眠少有的没有阻止虞夫人的泼辣言辞。校长为难得脸都皱成一团了,叹声家大欺人,妥协道:“那,好吧…魏婴暂时在家中反省,不予注销学籍。”
————————tbc———————————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