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十六)忘羡 ABO

36.星空.(此章有薛晓部分)
薛洋敢打赌,如果他的人生里没有半路杀出个晓星尘,他一辈子也不会是什么事情坚信不疑。
那天,晓星尘买给了他第一双鞋子。那只是一双普普通通的白色运动鞋——是薛洋自己挑的。当时,他努力想透过面前这个大男生的眼睛看出,他到底想利用自己做什么,但是无果。晓星尘笑的那么温柔,眼底闪闪亮亮的就像剪碎了沉淀在那里的星屑,他说:“你喜欢什么款式的鞋子?自己挑吧。”薛洋突然就冒出了想要帮他省些钱的念头。透过那些花花绿绿,造型酷炫的鞋子,他相中了这双没什么修饰的白色鞋子。薛洋有点不好意思地啃着汉堡,看着晓星尘微微蹙着眉,一副伤脑筋的样子。“小朋友,你住在哪儿呢,我送你回家。”沉默一会儿,薛洋的小心思暗自拐了个弯儿,今天回鱼店肯定会被打断腿,于是放下汉堡,略带委屈地说:“我没家。”
“真对不起…这样吧,回我家好了。慢慢吃,一会儿带你回医院做个检查。”薛洋内心几乎翻了个白眼,诧异怎么会有这么纯良的人…
直到现在,他独自坐在Y大附中的天台上,掏出手机查看邮件,懊恼地想着那人怎么出个差还不回来。算了……不回就不回。放学,打一份工,是在医院附近的面馆儿里帮忙收拾端盘。按照谈妥了的,从四点半干到七点半。在甜品屋捎上一份曲奇饼,接受了店员姐姐附赠的几颗糖。打开手机再确认一下没有新邮件,含着糖果往医院蹓跶。那天看到晓星尘位于A市别墅区的居所,才明白晓星尘原来从小到大都至少是衣食无忧,不用为了生活故作坚强,不用自己替自己出头。这就是,所谓的人生而不平等,人与人的起点,本身就是不一样的,千差万别,甚至判若云泥。但即便如此,薛洋花费了很久,也没有酝酿出嫉妒晓星尘这种感情,大概是因为他调皮捣蛋的时候,晓星尘总是无奈地笑笑再给他一颗糖。
乘电梯,上顶楼,左转,走廊的倒数第二间病房。拧开把手,小小的一团就扑到他身上,大喊:“大哥哥!”“喂,小丫头,你好好看看啊。”薛洋故作嫌弃道,根本不用动手把小姑娘从身上弄下来,女孩儿一看薛洋,瞬间松手,朝他吐吐舌头,道:“是你啊。”一时冷场。小姑娘名叫阿箐,是先天性白内障,有父有母但家境贫寒,观念传统的父母不愿为她花钱做手术,小姑娘自己自己默默坐在楼梯转角处抹眼泪。刚好被晓星尘看到,善良的外科医生笑一笑就承担了她的医药费。他常来看阿箐,小姑娘称他为“大哥哥”。后来,薛洋第一次和晓星尘一起来看她,他拉了阿箐的辫子。小姑娘当场给了他一个嘴巴,看到他就喊:“坏哥哥。”
薛洋默默地把一包曲奇饼递过去,阿箐毫不客气地接过,顺便抓走了那几颗水果糖。“馋鬼!”薛洋翻个白眼,阿箐难得没有回敬他,嘟囔着:“看在零食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离开的时候,薛洋回头望望病房里暖黄的灯光,心想也许,一直用心陪伴着这些病人会使人心变得柔软吧。邮件来的时候,薛洋刚好拧开门锁,远在大洋彼岸的晓星尘写道:“薛洋。到家了吧?刚刚散会就这么晚了。对不起啊。但,总算赶上了。现在到阳台去吧,四分钟后你能看到流星雨哦,记得许愿哦。ps:委屈你啦,帮我看家。明天,我就回去。”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薛洋不会故作老成地表示对流星雨毫无兴趣。他到阳台的瞬间,一道若有若无的银光自天际划过,然后是越来越多的,闪亮的星屑。对了,许愿…
闭上眼睛的时候,薛洋想,大概愿望只有一个了吧———下次,一定要和他一起看。
哪怕人生起点判若天堂地狱,都要感谢你我命运轨迹的有所交集。
———————————————————
海风估计偏大。魏婴向右带了带车把。滨海大道上此刻车辆偏少,这也是魏婴时速偏快的原因。
没喝酒,今晚月朗星稀,江澄和怀桑八百年不遇地做项目泡图书馆,蓝湛远在波士顿参与研讨会。这些原因,促成了魏婴大晚上出来飙车的决定。
在专注到机车上的时候,魏婴是投入的。但这并不妨碍身后的超跑成功地分取他一点点注意力。那车以极快的速度疾驰而来,偏是到了魏婴身后和他保持恒定距离匀速行驶。有点像跟踪啊。魏婴嗤笑一声,想想自己多少还不算树大招风,那会会总遭人暗杀?猛一拧车把就朝着海边去。
停车,摘掉头盔护具,耳边就传来了沙沙的海浪声。海风果然偏大,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点点荧光的,是海面上的浮冰。黑色的水,黑色的天,涨潮的时候,大海多少有点令人生畏————在造化的伟力之下,人往往显得那么渺小。
“魏婴。”那一声低沉的呼唤透过水声入耳,魏婴回过头,恍然大悟道:“蓝湛!刚才是你跟着我啊。”随即又疑惑不解:“你不是在波士顿?这么快就回来了?”“嗯。晚上的飞机。”蓝湛平静道。魏婴脱口而出:“你也坐经济舱?”“我的专机。”蓝湛取下围巾,绕在魏婴脖子上,魏婴只觉得一阵温暖,道:“谢谢…蓝湛,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手机明明放家里了,GPS也定不到位吧?”蓝湛只是看着他,道:“直觉。”标记的话,有些alpha对伴侣的直觉会很强烈。魏婴一怔,惊讶道:“这样…”只听蓝湛转移话题道:“魏婴,我回来,是想和你一起,赏夜景。”“夜景?”魏婴苦笑一下,道:“夜景的话,还是市区里比较好…这大海边上…呃…蓝湛?”不等他说完,蓝湛轻轻的揽住他,道:“这里,刚好。”魏婴不明所以地凝视着蓝湛透亮的眼底,听他用低沉的声音倒数:“三,”透过皮肤的温度让血液都暖了。“二,”每一个细胞都携带着荷尔蒙,在身体里奔走相告,“一。”魏婴无法移开视线,注视着的琥珀色眼睛里,划过一抹亮色,紧接着是多的数不清的光芒,银色的丝线织成的网点亮了天空,魏婴都有点看呆了。
“蓝湛。”唤一声,他把头埋进那人怀里,感受他收紧的手臂。“夜景,喜欢吗?”蓝湛道。“嗯…二哥哥…”魏婴闷声呢喃,抬起头的时候,他索取:“吻我。”“好。”他回应。
好多时候我们守在星空下看流星雨,有你,有我。聊一聊天就忘记了初衷,一起坐到很晚才发现,流动的只有时间,星星一直也没有流起来嘛。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有你,有我,每一个夜晚,每一片星空,都是陪伴的见证。
———————————tbc————————

评论(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