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十五)忘羡 ABO

35.模样.
白色的缥缈雾气充满了整间浴室,给人一种颇为虚幻的感觉。魏婴捧着水花,心想:这不科学,太不科学了。
什么等到很晚,什么黄昏,什么标记,什么令人莫名激动的吻,什么似曾相识,什么蓝湛…一直以为自己性格还算比较干脆的,非黑即白爱憎分明的魏婴,第一次产生了某种虚幻的感情。
不久前的吻,被舔吻过的唇还似有似无的火热着,撑着洗脸台,低下头,半透明的水面就映出了自己的模样。半湿的头发,立体感极强的五官,明显的乳突和锁骨…这些,哪一部分才是蓝湛喜欢的呢?索性一头埋进水里,自全身散发出的微热也没有缓解。有这种想法…不觉得些许羞耻吗…难免的吧……差太多了,和平常那个脸皮超厚的自己相比,怎么突然扭捏作态的像个omega呢…
直到江澄恶狠狠踢了一脚浴室门发出“哐当”一声,随后一声催命:“魏无羡,你好了没有?洗一个小时了!”,魏婴才没什么脾气地答应道:“哦…抱歉哈江澄,我马上。”然后又魂不守舍地爬到床上倒头就睡。江澄草草冲了个澡出来,又开始念叨自己的兄弟:“魏无羡,不吹头发睡觉你这是自己作死吧?!起来!”“别啊…江澄,你行行好吧,我是真的困死了…”魏婴故意带着鼻音央求,他早就知道,这样江澄绝对会心软不再吼他的。事实上,魏婴本人不是困死了,而是困扰死了。所以在江澄无奈地把他扽(den)起来吹干头发时,魏婴还在好死不死地想着蓝湛不久前在他耳畔擅自定下的约会:“明天放学,带你去兜风。”
魏婴再清楚不过,兜风,然后一起吃饭,再然后情人旅馆,对蓝湛而言,可能只是会选择高级一点的宾馆吧…这种程序虽然在撩妹时屡试不爽,但对魏婴而言,就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套路。一边风中凌乱一边担心自己明天的尴尬无聊,江澄把吹风机开得更大了:“魏无羡,你还好吧?看你蔫蔫的。”“嗯…我无聊啊。”江澄立即关上吹风机,顺手抄起枕头砸了魏婴一下,干笑:“我靠,魏无羡,你还会无聊?”“啊。”魏婴心里默默吐槽,和蓝湛约会,对方一冰山美男,除了和你深情对视就是激烈拥吻(关键是吻技还不是一般的好),换了你你会没压力?“对了江澄,明天晚上…我不回来,你和怀桑吃饭去吧,别等我。”“知道了。不回来也要按时吃饭,不然小心又光临医院。”江澄无奈地推一把魏婴,看着他裹了床被子躺下就睡,心里冰凉凉。谁不知道你明天不回来是去干什么,真是兄弟大了不中留,和蓝忘机约会,无聊死你吧。躺下来编辑了封邮件,屏幕显示“对方已接收”,熄灯睡觉。
————————————————————
“对他好一点,不然我弄死你。我保证。”
想想昨天的三更半夜的邮件,蓝湛轻微地叹了口气,江澄这人到底凭什么一口咬定他会待魏婴不好?等红灯的时候给魏婴发了一条语音,大概是“你在哪,我去接你。”之类的,不出三秒对方就回道:“西门偏街…蓝湛你好好开车,别回了。”蓝湛情不自禁的轻笑起来,一边想着西门偏街,那里不是酒吧吗?
灯红酒绿。这词用来形容酒吧一条街永远都不过时。一般而言,年轻人都喜欢酒吧,个性化的室内装潢和花花绿绿的洋酒,平日里在蓝湛看来挺不错。但当黑暗降临,酒吧里涌入各色人等,气氛就会悄然改变。吸引人的恐怕并不是室内装饰和什么个性主题,来人的目的非常明确:给我酒,逃离现实,颠倒黑白,麻痹神经,忘记痛苦,或是非法交易,人口买卖,寻求庇护,掩人耳目。此时已近傍晚,巷子里嘈杂喧嚣,人头攒动,但蓝忘机还是一眼就找到了魏婴———那个把半长头发扎起来,带着条厚厚的格子围巾,穿着红色棉质小马甲的人,在路边踮着脚张望,深秋,天气渐渐转冷,那人呼着白气暖手的模样自小时候起就没有变。
“魏婴,上车。”蓝湛不动声色地把暖风拧到最大。“啊呀,蓝湛。嘿嘿嘿。”魏婴识趣地坐在副驾驶,上车先是一阵尬笑,蓝湛感到头痛,魏婴这人,什么时候学会客套了?“后座上有吃的。”“哦…哦?!”拿过牛皮纸袋子,魏婴才发现那是超级赞的现烤鲜花饼,热乎乎的触感从手里一直传到心里,一下子快要冻僵了的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看看怀里一堆金黄金黄的小饼,魏婴不禁眼馋嘴也馋,要知道这家饼店可是和江澄从小吃到大,鲜花饼可是每周五才供应的抢手甜点,不知道蓝湛这是排了多长的队才买到的…一时有些感动,抬眼看到蓝湛竟然注视着自己。“吃吧。”“蓝湛…你也吃!”哎呀,一激动就脱口而出,魏婴已经做好了被拒的准备,但是蓝湛显然没打算拒绝。他只是略带宠溺地说了声:“好。”,然后在魏婴咬了一口的鲜花饼上又咬一口。说实在蓝湛的吃相还是很好看的,他本就白皙,颌骨轮廓分明,唇形好看,吞咽时喉结轻微地上下移动,换作女孩子早就被迷住了吧,可是魏婴心里却有点崩溃地冒出几个大字:臭不要脸的。又默默划掉,毕竟这鲜花饼是他买的,他吃很正常…
几分钟后,两人坐在酒吧里,桌上摆着两盏洋酒一打啤酒,大眼瞪小眼。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魏婴,你今晚想要做些什么?告诉我。”“啊?这个…我说了算吗?”“算的。”“不应该是…兜风电影院饭店情人啊不,宾馆商务房吗?”“为什么应该那样?今天是你生日,听你的。”“啊…那,好啊,蓝湛,咱俩喝酒去吧!”………
魏婴承认自己的逻辑多少有些奇怪。以前被系主任逮到宿舍里喝酒就被没收,所以能放肆地在系主任面前痛饮一回算是一大夙愿。虽然蓝湛接手系主任后就没管过酒的事,但他也算是系主任啊。喝得微醺,蓝湛终于出手了:“那个…魏婴,停下别喝了。”有酒壮胆,魏婴肆无忌惮道:“蓝湛,别以为你是系主任就能打压我!我…”说着一口干了杯里颜色好看的洋酒。蓝忘机按住他的手,道:“魏婴,不是打压你。再喝伤身。”“真的?”明显迷离的眼神,魏婴探身想和蓝忘机勾肩搭背,奈何重心不稳,栽倒在他身上。两人突然离得好近,蓝湛感觉得到魏婴炽热的,混着酒精味道的呼吸。“真的。信我。”魏婴轻笑起来,挂在蓝湛身上蛮不讲理:“别以为,你把我标记了就随便信你…你也要喝,陪我喝…陪我喝…”
“好。”蓝湛开了听啤酒,泡沫溢出来在灯光下映得格外好看。魏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看着他仰头喝酒的侧脸低声耳语:“蓝湛…你好好看…”放下啤酒,蓝湛也有些不清醒,两人明显都不能再开车,索性找了代驾,直接回私人公寓。
“魏婴,到家了。”蓝湛拍拍在怀里睡了一路的人,魏婴只是懒懒地呵一声:“二哥哥,你抱着我走吧。”随即伸手勾住了蓝湛的脖颈。“好。”抱稳了那人,发现魏婴好轻,即使穿着厚厚的秋装外套也不是很坠手。魏婴在烂大街的kingsize上满足地蹭蹭,巴登一睁眼就看见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蓝湛,只见那张白皙的脸庞此刻粉若桃花,眼底星辰都变成混沌一体了,酒顿时就醒了大半。“蓝…蓝湛,你…你你没事吧?”“嗯。”什么叫嗯?嗯什么嗯?到底有事没事?“你…睡觉吧。”魏婴隐隐不安。“你困了吗?”蓝湛撑着手臂,把魏婴压在下面。“不…不困…啊不,困了困了…蓝湛你别靠的这么…这么近,哎?啊呀!”被扑倒在床上,魏婴直视着蓝湛的眼睛,看着他好看的两片薄唇一开一合:“魏婴,我回来了。”“回来了…?”“魏婴,欢迎我。”“呃……嗯,怎么欢迎啊哈哈哈?”“欢迎我。”蓝湛在他发烫的脸颊上轻啄一口,勾住了他的小指。“魏婴。不管你记不记得起…”他不动声色地解开魏婴的皮带,对方没有反抗,而是回手扣住了他的五指。
“二哥哥,关灯。”“什么?”“在做那些事之前,关上灯。”“我知道,你想帮我省电。”
“嗯,省电。”
魏婴或许记得吧,两人拉勾许下的诺言,喝一点点酒就会变得很主动的蓝湛。
不是省电啊,今夜月色正好,只是想细细端详你的模样。
———————tbc—————————————

评论(1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