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十二)忘羡 ABO

32.回忆杀的最后一章(看到希望吧!)
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嗯,发霉的味道。魏婴醒来的时候不禁乍舌。首先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视野内没有江澄。这是一个水泥灰色的屋子,里面倒是有不少生了铁锈的刑具。魏婴判断,这就是在不夜天内的一个密室。依稀记得听江叔叔说过,实力强大的帮会才有自己的密室,用于对特殊的人处以私刑。据说江家也有这样的地方,只是魏婴也好江澄也好都没有亲眼见过,倒是在温家的地盘开了眼界。如果不是手臂被死死绑住,他肯定会像好奇宝宝似的左通右摸一番。想着就有些激动起来的魏婴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脱线了,索性把第一要务设为找到江澄,不禁大声喊叫道:“江澄!江——澄——!”
不出五分钟就得到了回应,然后铁门“咔嚓”一声打开了,一个鬼怪一般狰狞的面孔探进来。仔细一看才知道带着头套。那人近身扭住魏婴,一股子脂粉味扑鼻而来。魏婴调笑:“小姐姐,摘了这个性的面具吧,不然你长多漂亮我也看不见啊。你是要带我去找江澄吗?”“少废话!”女人恶狠狠地说,一面用一方黑布紧紧勒住了魏婴的双眼。
直走的魏婴晕头转向,女人抬脚踢在他的膝盖处,用甜的发腻的声音谄媚道:“少爷,这人带到了。他俩,是交给我处置吗?”随即是一阵挣扎声,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江澄。“喂,你们冲我来啊,别动江澄!”魏婴脱口而出,女人哂笑一声,听的魏婴毛骨悚然:“当然冲你去,他性江,你性魏。”闻言魏婴倒是轻松了不少。既然女人这么说,那证明温家还是对江家忌惮几分,江澄受伤的几率不大。
“他就交给你,别弄死了。记得拍照给江家家主发过去。”被叫做“少爷”的人终于开腔了“还有,别动他的脸蛋儿。”“是是是,少爷放心。”女人谄媚道,随即厉声说:“把他的衣服脱了。”什么?!心下大惊,这才知道这房间里还有几个帮凶。不等魏婴犹豫,只觉得身上一凉,帽T外套就都被扯下来。“哎哎哎,这样很尴尬哎,你们怎么非礼……啊啊啊啊啊———”连口舌之快也没得逞,滚烫的烙铁就贴在了胸膛处。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除了疼还是疼。女人踢踢他,恶意道:“怎么,就这点火候就不行了?喂,拍照,拍下来发给江家人!”
然后整个世界都沉寂了,好像死了一样。
—————————————————————
江澄看着总是半睡半醒的魏婴,他好想抱住他,问他有没有事,至少一直抱着他,和他说说话。可是他没办法,挣不断反绑住双手的尼龙绳,咬不破蒙住口的黑布。铁门上锁后,室内光线昏暗。看不起魏婴的表情。但江澄知道,一定是不可想像的痛苦。
不知努力了多少次,他终于褪下了紧紧勒在嘴上的布条,迫不及待地轻唤他的名字,魏婴清醒了些,说的只是:“江澄,还好你没事。”江澄时常嘲笑魏婴一定是最弱的alpha,可是现在他一点也笑不出,反而带着哭腔:“魏无羡你别再睡了!你不是alpha吗?优秀的alpha都是不怕疼的,过一会儿爸爸就来救咱们了,不论温家提什么条件,爸爸肯定会答应的!”只是魏婴没有这么觉得,他说:“江澄,不要一味等待别人来救你,我们要寻找机会,逃出去…”只不过豪言壮语了一番后魏婴就再没了力气。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就到了温旭的房间,醒来时看到的不是江澄急疯了的表情,而是一张足够阴狠的脸。
“你,够甜。”他说。
什么?!魏婴的心都要爆炸了。什么?够甜?这不该用在alpha身上,包括下体足够粘腻的感觉,久违的浓郁的茉莉香,魏婴心里一凉,瞬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发情了。
信息素不受控制地泄露,像洪水一样渴望吞没理智,魏婴觉得自己大概是太想念蓝湛了,没来由地唤着:“二哥哥,二哥哥…”
但很快就唤不出了,嘴唇被吻住,意乱情迷。直到粗糙的舌头粗暴地侵略口腔,魏婴刹那间意识到,这不是蓝湛,是那个恶心的温家人。
曾经和蓝湛一起分享一个热乎乎的鲜花饼饼,他半是调笑地说:“蓝二哥哥,这可是间接接吻!”随即蓝湛就真的吻上来,交换的气息里满是沁人心脾的清香,曾经在大雪纷飞的严冬,他在蓝湛侧颜偷啄一口,看着那人红了耳根就觉得好幸福。曾经,他对蓝湛偷偷说过:“既然只有二哥哥你知道我是个O,那我的吻呢,就只给蓝二哥哥你一个,以后要和你结婚好吧?你说江澄会不会大吃一惊啊?结了婚,再生一个小的…”
可是,可是上述所有的一切都瞬间破灭了。居然在温家人面前发情,只给蓝湛的吻,再也不会纯净了。魏婴没有来得及发现自己原来好纯情,他只想忘掉,忘掉这一切,这种羞耻的痛楚和背叛般的负罪感令人窒息。“滚…”他不知道流泪了没有,只是谩骂着眼前的男人。
再醒来时,魏婴发现自己依然在不夜天的豪华卧室。只不过浓烟滚滚呛得人不舒服。他自暴自弃地想,死在这里也未尝不可,但又挂念着江澄,心说确认江澄安全再死不迟。下楼,果然就看见了江澄。他被反绑在椅子上,逃脱不得。
不知费了多大力气才解开了绳索,两人在冲出火海的最后一刻遭遇爆炸,魏婴没想到会一语成谶,没准自己这辈子真就要为了江澄而画上句号了。他凄惨的笑了一下,对江澄耳语:“摆脱啦,活下去,代我对蓝湛说对不起。”
没关系,这样就不用尴尬地面对蓝湛了,也不用担心分手,再看着蓝湛另寻新欢了。也好。
好吗?
在听到江澄的哭喊和江厌离的嚎啕时,魏婴承认,他有一点点后悔了。
既然不想死掉,那忘掉好不好?
某个午后,魏婴一如往常地在哈欠连天中极不情愿地醒来,只不过,他再也没有提起过蓝家人。
————————tbc————————————
ps:赶上啦,二更.晚安啦^_^

评论(1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