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十)忘羡 ABO

30.曾以为的独立算是无可奈何.
那年十二岁。魏婴和蓝湛确定了恋爱关系。
那年,蓝湛接手了家族事务。
那年,蓝曦臣要他出国。
在国内的那段时间,他依然腾出时间来陪着魏婴,帮他改动界面设计上小小的失误,夏天的冰激淋,秋天的生日蛋糕,冬天的雪人,和一人写两人份的寒假作业。少了的仅仅是放学后送他回江家的一段步行。但魏婴依然笑的开心。直到送他上飞机的那一刻,魏婴也没有对分别产生怨言,只是主动给了他一个拥抱,说:“二哥哥,放手去做。”蓝湛知道,那时的魏婴那么乖,但那么安静的人,怎么能像平常那个调皮捣蛋的魏婴呢?
初到国外的那段时间,会议安排就像催命一样,蓝湛不断提醒自己:“哥哥十五岁时也是这样的”。有时他通宵不睡,赶完了课题研究报告还要学着扩张势力,他学到了不少学校学不到的东西,第一次感知到了家族势力这种曾经虚无的东西。还好,只是感觉有点疲惫,还有总是放不下的那个人。可能这就是独当一面,既然成熟需要时间,那你只消在安稳的港湾等我一段,待我强大,给你天下。
直到某天早晨他意外地睡过头,摸摸头觉得自己多半是生病了,倒水冲药再喝掉,脑袋里无数个小魏婴跳来跳去个不停,蓝湛觉得这叫做想念。没什么精神地靠在车上。手机自动弹出了一封邮件,点开来,蓝湛如坠冰窟,太阳穴像是炸裂一般,还未查明邮件的地址,迎面而来的货车就掀翻了他乘坐的英菲尼迪。
那封邮件的内容只是一张照片,在那张实况照片里,魏婴昏迷不醒,雪白的胸膛上赫然一道烙印。
这就是我许给你的爱吗?这是我许你的保护,许你的一世无忧?这是所谓的独立,所谓的无可奈何。
蓝湛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也没办法不是吗?血液不断流失,闭上眼睛失去意识以前,他发誓,再回去,要标记他,不让任何人敢再伤他。再回去,还要寻仇,让伤了魏婴的人千刀万剐,万劫不复。
然而当他再度醒来,他看到了蓝曦臣忧心如焚的神色,他只记得,好像有一件重要的事,一定要去做。
———————tbc————————————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