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十八)忘羡 ABO

28.论丰满与骨感差值.上.
这世上有一条定理,那就是理想的丰满永远也无力改变现实的骨感。理想像棉花像气泡,柔软舒服。现实是墙壁是地板,还是没贴瓷砖的那种,跌在上面就头破血流。
那年,魏婴刚满十二岁。正当少年,春风得意。刚刚升入初中部,成绩一直都是第一名,国字脸老师一纸推荐信,魏婴就被提前批准进入蓝忘机所在的高中部研讨小组。
但魏婴本人又多少是有些糊涂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当然是蓝忘机。他貌似脾气见长,而且十分针对江澄。每次江澄无奈地喊放学后做项目的魏婴回家吃饭,蓝忘机必然用一种堪比幽怨的眼神看着他,江澄也不是瞎的,被蓝湛的两道寒光戳中后背几次,已经到达极限,对魏婴说句:“明天我不去接你了,蓝二怎么回事儿?我招他了?”魏婴只得嘿嘿嘿地笑笑表示理解,心说好在我没得罪蓝湛,不然天天被他盯着真心受不起。
第二天,研讨组一名长相偏嫩的男同学就凑过来期期艾艾道:“今天…那个…江澄同学没来…”“哦,他有事先走。”魏婴按了个回车抬头疲惫地一笑,做了一星期的小界面,虽然只是个简单程序,但对于初中生来说已经很棒。“那个…魏婴…同学,可以一起…回家吗?”男同学又急忙补充:“我…我们顺路!”魏婴一甩双肩包,反手拎在肩上,说声“好啊”就和副组长温情告了别。心里想着蓝忘机究竟哪儿去了,平时做程序有什么小问题他都马上用邮件发过来,今天自己有个说什么也弄不懂的地方想问他,人倒失踪了。
入秋,魏婴把半张脸缩进厚厚的绒线围巾里。那是江厌离给他们两兄弟织的围巾,款式相同,只是魏婴的稍厚一点。江厌离笑着说:“阿羡从小就比阿澄怕冷,织的薄了怕不暖和。”虽说被江澄嘲笑了一番没有男子气概,但这加厚版围巾真的让他很受用。
啊,叶子都落下来了。慨叹一声,随着魏婴踩碎一片干枯枫叶的咔嚓声。同行的男生突然顿住了,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好久才吐出一句:“我喜欢你”。“啊?”魏婴承认,他当机了,那一秒钟的当机,男生竟然就吻了上来。
———————tbc——————————————
ps:终于赶上了今天结束前的二更^_^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