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十七)忘羡 ABO

27.又是快乐的回忆杀别问我为什么哟.
金子轩出面调停了莫家不依不饶轰轰烈烈的死缠烂打。作为商业起家又倒卖军火的金家的大少爷,摆平一个暴发户莫家富二代还是易如反掌。
魏婴不明白自己给未来姐夫添了多大麻烦,倒是乐得有金子轩压着,他打了莫子渊一顿的消息没传到江叔叔虞夫人耳朵里去。一面高兴,一面也烦恼着——日理万机的学生会长,也就是蓝湛,居然上赶着要教他基本算法。
那天蓝忘机找到他,递给他一道题目,要他在二十分钟内解开。魏婴只看了一会儿,当即就说了个结果,而且还是正确结果。蓝湛再问,小魏婴翻翻白眼儿,赌气道:“我不会写嘛!”他说的也是实话。的确,魏婴有一种对数字的直觉,很多题目,他能够觉得得出正解是理所应当的事,就像问一个常识问题:“你早饭吃的啥”,你答:“油条豆浆”一样。至于算法,魏婴不知道,也完全不想知道。
于是不知多少个傍晚,蓝湛很有耐心地枯坐在图书馆,被抓来的魏婴就坐在他对面,一面做着习题集,一面昏昏欲睡,叫苦不迭。
直到有一天,蓝湛主动开了口,道:“魏婴。”一脸苦大仇深地做着习题集的小孩儿茫然地一抬头:“干嘛?”“…你看外面。”“啊!下雪了…”魏婴的语气听得出惊喜,随即又祈求道:“蓝湛…蓝二哥哥,你看…我已经会解这些数学题啦!我…”“嗯,去玩一会儿吧。”蓝湛难得动容,看着刚刚还提不起精神的人在雪地里笑的灿烂。翻翻习题集,魏婴做的也像模像样,估计应付考试没有问题。
“啪”的一只雪球,出门就砸了蓝湛一个透心凉。“蓝二哥哥,快来快来!咱们打雪仗
啦!”蓝湛松了口气,也不介意被砸的劈头盖脸。只道:“你玩儿。”魏婴不愿意了:“二哥哥,我自己玩儿多没意思,好二哥哥啦!”
什么乱七八糟的!蓝湛也怨不得魏婴突如其来的好话,只觉得有些慌乱。慌乱着,他口不由心道:“我…陪你堆雪人。”说出来蓝湛自己都不知所措——他根本没堆过雪人啊。
结果是堆出来的小雪人活像小怪物,在一片银白的雪地里显得有点委屈。魏婴笑到肚子痛,很爽快似的说:“蓝湛,你教我习题,不如我教你堆雪人吧哈哈哈哈…”蓝忘机侧目不看那笑的开心的人,闷声道:“你说的。”“什么?二哥哥我没听清。”“你说的…就是你说的。”“我说什么了…唔…”魏婴看着面前突然放大的俊脸顿住了,蓝湛将指尖从惊呆了的人的唇上拿开,沉声道:“我送你回家。”
在接下来不久的期末考放榜的日子,魏婴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赢得了一个月的免费早餐。而且不光是年级第一,而且还数学满分。国字脸老师差点儿没辞了职,不过还是每天乐颠颠地给魏婴买早点。毕竟魏婴是棵好苗子,任哪个老师都会喜欢的。
后来的五年,魏婴真的每年都教蓝忘机堆雪人,但也每年都堆成小怪物。也许这雪人堆的好不好和酒量一样,是天生的?
—————————tbc—————————

评论(1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