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十四)忘羡,ABO

24.良辰记.初.
魏婴最初来到Y大学附属小学,是在初秋时节,正式开学的第二天。
按照先例,小学部新生入学是要经过体检的。穿白色长衣的医生护士们魏婴没少见过,一直确信自己是天生优秀的alpha的魏婴对性别检测的结果也没有太多期待。排队等候的时候,魏婴就朝江澄做鬼脸,另一队里百无聊赖的江澄难得没有朝他大翻白眼或怒目而视。
“哎哎大志,你是啥啊?”“当然是alpha!”
“啊?你会是alpha啊…你呢栀子?”“我…我,医生说是omega,因为…因为闻到了奇怪的味道,腿就软了来着…”
已经完成检查的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在魏婴看来,女生不论omega还是beta都无所谓,男生却理所当然应该是alpha,至少要是beta。omega就像是弱者的象征,是魏婴不太喜欢的词汇。
进入检查室的瞬间,魏婴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一阵刺鼻的气味令他头晕目眩,医生和蔼的声音像隔着一层塑料膜,看口型,魏婴判断他应该是在对自己说:“过来吧。”之类的话。他迈开腿的时候感觉好不真实,就像踩在棉花上使不上力…
名叫栀子的女生的话让魏婴心里一凉。不要,不要被鉴定为omega!他强作镇定地往前走,各种各样的检查完毕之后,魏婴的五感都要麻痹了。直到护士微笑着说:“检查结束,小朋友,你是alpha哦,喏,检查结果。”魏婴才浑浑噩噩地说声谢谢。远远的有人朝着自己招手,大概是江澄。魏婴下意识地跑开了,为什么啊?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江澄了。
是omega的话, 就要和江澄分开住吧?会被江澄嫌弃吧?所以…最不想让江澄看穿了啊!
自顾自地就跑开了,魏婴只想离江澄远一点。耳畔萦绕着蜂鸣,跑动带起的风,给魏婴一种浸在水里的错觉。啊,大概足够远了。如是想着,脚步仍不停歇。前方模糊地出现一个转角,魏婴下意识地转身,“砰”地撞进了一副胸膛,随即清冷的声音响起:“魏婴?”他的双肩被一双手有力地拥住,下意识地推搡着,却在闻到一阵橙花香时安静了下来。这种味道…他认得。这个怀抱,他也认得。
“放心,我不在易感期。不会欺负你。”魏婴只觉得莫大的委屈都可以向这张怀抱吐露,就像是那天,他也是这样抱着自己…
眼泪任魏婴强忍着也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瞬间,他把头深深地埋进那副温暖的胸膛,呜咽着唤了声:“蓝湛。”
—————————tbc—————————

评论(1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