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十二)忘羡 ABO

22.少年恋.摄魂.命给你,你给我.
那天是江枫眠提起过很多次的盛宴。很重要,江澄知道,因为母亲对他说过,各大家族都参加了这场盛会,告诉他一定要好好表现,把浑身的解数使出来,也要拔个头彩。后辈表现如何,直接表明了一个家族的未来。想到这里,江澄端着枪的手又紧了起来,虽说努力过,成绩也还不错,但绝不是可以拔头筹的那一个。汗珠从鼻尖上滑下,顺着颌骨和乳突流淌,就这样吧,打出最好的成绩,不辜负父亲的栽培就好。
谁会拔头筹,江澄心知肚明。他好想出于嫉妒再也不理那人,和他闹脾气,抱怨命运不公,但他知道,那样不行。射击结束后片刻不停地去找那人,果然看到他略带茫然的表情。笨蛋!一把抓住他的手,江澄略带喘息地呼唤:“魏无羡!”果然,那人笑了,灿烂如星辰晓月。
已经发过誓,再也不要把你弄丢了啊。
———————————————————
“师兄,你看啦,那一个就是蓝家的小儿子。”带着点口音的小学徒指这蓝忘机给魏婴看,后者随着师弟肉乎乎的指头仰头看,高台上那一大一小显然都还是孩子。魏婴见那少年,温润如玉,笑容可鞠,一副老成模样,想来就是蓝家大哥蓝涣蓝曦臣,小一点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龄,不过面部表情有点太少了,始终完美地保持着一张扑克脸,魏婴只叹一声:不容易。突然地,扑克脸轻微地动了动,竟是转向了自己,清冷的目光刚好与他望向高台的目光交汇,生生地打入了魏婴眼底。好冷,想转开头。魏婴如是想着,但身体像是不听调遣一样僵住,只能暴露在那眼神之下。
“魏无羡,不好好吃饭,你看着蓝家人干嘛?”听出江澄明显的不乐意,魏婴猛地回过头来。对着桌上的酒肉,魏婴愣是没了食欲。又偷眼看着高台处,那兄弟二人面前陈列的菜色比宾客的少了一半。一些议论已经入耳:“这蓝家,省钱省在主人身上。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也许是上任家主驾鹤,人家还在守孝呢。蓝家人守规矩是出了名的,家规听说有四千多条…”
听到这,魏婴不禁乍舌,看了眼江澄,办个鬼脸,被易怒的兄弟砸了一记暴栗。江澄压低声音,怒道:“听见了?蓝家规矩多,你该管好自己,别给江家丢人现眼。”
魏婴不禁咯咯地笑起来,对江澄说:“还说我,你刚刚动手打我,说起来,食不言是最简单的规矩了,你又是说话,又是动粗,早就坏了规矩啦。”说完又想笑,突然寒毛一立,魏婴侧目一看,蓝家小儿子竟然又在看他!忙着忍住笑,魏婴只觉得坏了,被蓝二盯上,这漫长的盛会该如何自在?他没有注意到,蓝湛给他的目光,不是监视,叫注视。
——————————————————
不论回忆多少次,蓝湛觉得那人那天有些惊讶但仍然含笑的眼神,美的摄人心魄。就像恒久的金砂,任记忆的浪潮淘洗多少回,都稳稳地沉在心底。
盛会中,家主们聚在一起密谈的时候,就是孩子们自由活动的时间。平日里蓝湛一定会选择回书房,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对事物鲜有期待之情的他竟想要看看…某个人,那个眼睛很好看的人。
很快就发现了他,不出所料,那人果真是孩子头儿的类型,正在一大群小孩子里享受喝彩,神采奕奕地说着什么的样子,让人觉得他讲的故事一定很有趣。那群孩子里,蓝湛认得聂家二少爷怀桑,认得江家少主江澄,认得同班成绩最好的女生温情,还有身后颠啊颠跑路不稳的小温宁。当然,那个孩子王叫魏婴。他也知道。
在做什么游戏呢?孩子们一下四散开来,留下温情在原地蒙眼数数。
变故往往就是瞬间的事。温情身后的人工湖突然传来水声,有人从湖心亭落水了!温情停止了倒数,把手从眼前拿下来的瞬间,就看到冲向湖心的魏婴和紧随其后的…蓝湛?!
温情不会游泳,却不敢移开目光,以最快的速度沿着湖岸朝湖心亭方向跑。魏婴已经离落水者很近了,温情看不清他是怎样提起那个人,又把他送上湖心亭的,但下一秒,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魏婴的姿势很不对劲,就像…在挣扎。
蓝湛知道,自己跟着魏婴下水是对的。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慢了一秒。他潜下水,以最快的速度扯掉魏婴的小腿上缠绕的水草,魏婴乖乖地由他带着,出水,上岸。看着魏婴剧烈地咳嗽,止不住地呕吐,蓝湛觉得很难受。这是第一次,看着别人的难过而感同身受。
“感觉…好一点吗?”试探地问道,蓝湛断定魏婴此刻决不好过,但他还是问着,明知故问。“…还好还好,谢谢…你…你你,蓝湛??”什么啊,救了你半天,这么久才认出来吗?再说有什么可吃惊的,我又不是光顾着高冷不救人的。蓝湛无声地叹了口气,答应道:“嗯。”魏婴又维持了一秒的吃惊,随即笑开了,就像可以融化湖水的冰冷和刚刚的惊险,他说了声:“谢谢你。”,然后把头埋入蓝湛的颈窝,闷声道:“好冷。蓝二哥哥这里好暖,借我用一下。”
蓝湛试探地圈住魏婴,沉默半晌才发现怀里的人已经迷迷糊糊,体温高的令人发指。因为呛水伤肺不比小事,温情确认过最初落水的那人安全后就打了急救电话。
蓝湛解下手腕处的白色丝巾,轻轻系在魏婴稍细的腕子上。那人抬手看看,道:“这个…不是对你…很重要?干嘛给我…”“嗯,想给你。”蓝湛沉声说。
那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信物,说是系命的丝巾。但如今,蓝湛觉得把命许给怀里那人也没关系。是那人,教会了他奋不顾身,教会了他如何去爱。
————————没错是tbc,今天份的收好慢用——————————
ps:满意的话给个五星好评吧(灵感来自今天的外卖小哥,不用真的给我就说说^_^)


评论(1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