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十一)忘羡 ABO

21.少年恋.你真是我的扫把星.你在哪儿.
江澄又一次像死掉的螃蟹一样倒在了席子上,只不过这次,游戏机屏幕上并没有闪烁着刺眼的“game over”。又听到了游戏通关后喜感的音乐,江澄虽然自诩为魏婴的师傅,但看着魏婴上手以后就次次通关,明显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难免有一丝酸溜溜的感觉。旁边的魏婴放下手柄,轻手轻脚地爬过来,然后拿一根手指戳戳江澄的脸:“江澄,江澄,你怎么又不理我啦?!”
被戳到的孩子不由心里不快,想想魏婴就生气。江澄第一次教他打游戏时,魏婴就着实让他领教了什么叫做无师自通。当通关的徒弟看着打到一半就一命呜呼的师傅一脸灿烂地笑起来,江澄一口咬定这只是个巧合,但…今后的日子里,每次都是这样的结果。这就不算巧合了吧?!当江澄写不完作业被虞夫人发现,魏婴吃吃的笑着说:“江澄,我帮你写吧!”江澄不知哪儿来的恼怒,一赌气说:“不要!我自己会!”结果是因为暑假作业不合格被请了家长。当魏婴被自己的茉莉妃妃小爱吓得不敢出门,江澄就在被迫同意的情况下把三条爱犬送了人。
想到这里,我们的江澄小少爷真的心塞塞。他一把挥开了魏婴的手,一开腔就带了哭音:“魏无羡!你…你把茉莉…妃妃…和小爱…还…还我!”说着鼻涕眼泪就流个满脸。魏婴一看就慌神了,伸手去抹江澄的眼泪,说:“别哭啊,江澄别哭啊。”
那一整天江澄都躲着魏婴。因为平白无故对人发了火撒了气,还哭了一鼻子。结果晚饭时看到魏婴空空的座位,江澄才担心起来,刚要出去找人,江枫眠一个瞪眼就把他打回座位,对幼小的孩子来说父亲虽不及母亲强势,但终究是父亲,永远是儿子心中的那座山,任何人,都越不过。
唯有虞夫人仍旧端坐在上座,气定神闲地用着晚餐,听江厌离说声“我去找阿羡”之后猛的看向江澄,厉声喝道:“厌离,江澄,你们谁都不许动!吃饭!”于是江澄和长姐在惴惴不安中用了晚饭,又熬到睡前。几天来和魏婴有些睡惯了的江澄翻来覆去睡不着,窗外一片漆黑,月亮被层层黑云遮住,要下雨的天气。
江澄再也等不下去了,想知道魏婴在哪里,想把他带回家,再说对不起,是我不好。下定决心地拉开门,却撞上了姐姐江厌离。她惊讶地看了江澄一会儿,然后了然地露出微笑:“阿澄,一起去找找阿羡吧。你们是好朋友,对吧。”江澄觉得自己的姐姐简直是完美的人,自己一切的想法,她总是一清二楚,而且是那么温柔。点头,江厌离就带着他溜出江家的层层宅院。“阿澄,家里你最了解阿羡了,你说,他会在哪儿呢?”被这么一问,江澄倒是自信了不少。想想的确是自己最了解那个家伙,江澄多少冷静了下来,思索片刻就得到了答案:“后山!姐,后山的石头路!”
再后来,两个孩子的确在石头路旁的一棵大树上找到了魏婴,江澄不记得当时魏婴是怎样摔下来的,只记得他摔伤了腿,阿姐背他回去时他还说,要把茉莉它们找回来,还给江澄;只记得回家后魏婴的膝盖肿的像个小馒头;只记得自己点着脑门儿数落魏婴说你好傻,自己怕狗还跑出去找什么茉莉妃妃,我已经不要啦!只记得在魏婴睡着以后,轻轻地和他拉勾,心里默念过,虽然你是我的扫把星,但我不会再弄丢你了…我发誓。
————————tbc—————————
ps:江澄回忆的差不多,是时候把蓝二哥拉出来溜溜了。
蓝:魏婴我的。
吉(我):妥的老铁!

评论(8)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