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二十)忘羡 ABO

20.少年恋.你可以嗅出回忆杀的味道吗?
那时,不论是谁,都还小。
六岁?七岁?啊,大概就那么大。江澄记得,是在升入小学一年级前的夏末,暑假只剩下一个尾巴的时候。正为好日子到头,上学的苦海又要到来而烦躁不安的自己,在武馆的偏房里打着游戏,嘭一声被爆头,懊恼地扔掉手柄,索性倒在凉席上凝视着瓷盘里仅剩一块的西瓜。
院子里传来茉莉,妃妃和小爱的叫声,平日里听到肯定会高兴地带着它们一阵乱跑撒欢儿的江澄,此刻却提不起精神。
突然,江澄一个骨碌坐起来,他看到江枫眠自大门进来,心说怎么?爸爸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在国外…不过还是按捺不住欣喜,跑出门去叫:“爸爸!你回来…了?”江澄一下子顿住了,因为有个比自己稍高的孩子,怯怯地自江枫眠高大的身影后面探出个头来。
江澄觉得自己当时脸色一定很臭。打量着那孩子,脸上还贴着两张OK绷,T恤和短裤遮不住的细细的胳膊腿上也是青青紫紫,全身最耐看的地方也就是白皙的皮肤和玻璃珠似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问“他是谁”,江枫眠就以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江澄。这是魏婴,你魏伯伯的儿子。以后你们就一起住,你要叫他哥哥,明白吗?”“为什么啊?!他干嘛和我一起住?!住多长时间?!”江澄是独子,一个人长了这么大,突然要有个人和他同住当然老大的不高兴。江枫眠严厉地斥道:“江澄!教你的那些礼数呢?!”话音未落,倒是小魏婴怯生生地走到江澄跟前,伸出手,道:“弟弟,咱们…咱们一起玩儿吧。”
小江澄看了眼小魏婴,发现他的眼眶红红的,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一双透亮的眼睛还浸着眼泪,不禁腹诽,切,又是一个乖孩子,在父亲面前讨可爱。江枫眠倒是又惊又喜:“阿婴,你终于说话了!还是和同龄人一起玩吧,看来带你来江澄这里是对的。”
江澄有些吃惊地看着魏婴,难道他没和父亲说过一句话吗?看来是错怪了他。心里生出一丝愉悦,当下就拉住魏婴的手,答应道:“好啊!会打游戏吗?”见魏婴摇摇头,江澄又爽快地答道:“来,我教你!”
终于能体验一把作师傅的感觉啦!
江枫眠看着兴冲冲拉着魏婴进屋的儿子,又看看一步三回头的魏婴,心说还是孩子们合得来啊,顺便检讨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呢?
————————tbc——————————

评论(1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