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十八)忘羡,ABO

18.再不让蓝二哥出来作者的良心会痛.
Y大的食堂也不错来着。但魏婴已经好几天没有去过了。你说小吃街?上一次魏婴在小店里留了5000块以后就再没光顾,搞的店老板都有点心慌慌,担心那个能喝酒能吃辣的后生仔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魏婴的确是出事了。用江澄的话说就是犯英雄病,确切地说,一切都是因为蓝忘机。随着天气逐渐转凉,下半学期的考试月也轰轰烈烈地到来了。所有学生都进入了备战状态,虽说是有钱人家的学校,但Y大校风不歪,如果学分过低或考试挂科,不论你出多少钱都免不了被留级甚至开除。说通俗点,就是Y大不缺钱这种东西。
我们的云梦双杰自然也要备战频繁的考试,不过相比江澄,魏婴就显得有些吊儿郎当,早睡晚起,偶尔翘课,还有,自从上次宾馆事件后,魏婴的日常又多了一项————躲着蓝忘机。偏巧蓝湛又是系主任,每天都有他的必修课,魏婴上课时就像死了一样,呃…至少江澄这么认为。
不过在最近的一次理论突击考中,魏婴依然是雷打不动的第一名。Y大是直升学校,和魏婴一班的大概是从小就是同班同学,早就习惯了这号玩着也考得贼好的魂淡,所以没啥表示。但蓝忘机不同,他摆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飘扬了魏婴一番,然后接了一个人机界面的大项目给他。
软件工程这一块,魏婴对人机界面兴趣最浓,想到还能给学校赢得荣誉,一时想都没想就接了下来。而事实证明,做决定之前多考虑一下绝对不是坏事。魏婴接下的项目,属于尖端科技领域和普通计算机系统对接的部分,是世界上都涉足很少的环节,也就是说要用到的很多东西,正常大学生是完全没接触过的。
然后魏婴就开始了编程的漫漫长路。过程略去一万字。
“喏,给你带了盖饭和叉烧包。自己选一样。”江澄把还热腾腾的饭放在桌上,看了眼盘腿坐在地上噼里啪啦打着键盘的兄弟,对方头也不回地招呼一声:“嗯,谢啦江澄。”就继续工作。“魏无羡…”江澄无奈,他知道,一旦魏婴投入到某件事上,往往会去追求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全身心投入,不给自己留喘息的空间。被叫到名字的人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愉快地说声:“干嘛?”,又补充道:“这个界面快完工了,你一会儿去图书馆?给我发个位置我去找你。”江澄知道这是好兄弟又在想方设法地答谢他了。考试之前,多少学生都想找魏婴一起自习,不懂的问题全都问他,魏婴也会耐心负责地讲解。
然而江澄在意的并不是这个,他隐约地担忧着魏婴的身体,毕竟自从接了项目以来他很少休息,往往是深夜睡凌晨起,平日对吃很挑剔的人突然变成了一只杂食动物,江澄买啥就吃啥,当然江澄啥也不买他就开罐啤酒了事。这样的生活状态让江澄不能不担心,好想吼他一顿,但看到魏婴依然投入的样子,江澄只是用稍微严厉的语气说:“我走了,不给你发位置。不想饿死最好记得吃饭。吃完马上睡觉知道吗?”魏婴比了个OK,道:“江澄江澄,在你走之前你还能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什么?”“把那个叉烧包放在我嘴里啊来来来。”说着作出嗷嗷待哺的样子。江澄暗骂无聊,哼了一声就扬长而去。魏婴一笑,继续埋头写程序。
天色偏晚,魏婴完成了最后一项调试,一个触摸界面终于完成。整整六天的紧绷状态带来的副作用是洪水般的疲劳。魏婴懒洋洋地叼着凉掉的叉烧包,几乎两口一个吞了下去。消灭掉盖饭后直接把盒子丢进垃圾桶。环顾寝室,江澄的写字桌上还放着笔记本,随手一翻就看见一个错误程序。魏婴翻了根笔,找张白纸就把程序改过来,夹在错误的那一页,想了想,又动笔写了点东西。
胃袋隐隐的有点疼,魏婴叹口气,心想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快了。注意到寝室里乱七八糟,魏婴还是决定收拾一下。但也只是决定而已。还没来得及去杂物间拿扫把,剧烈的疼痛就让魏婴站立不得,他索性倒在地上,胃里拧着花儿的疼痛让他说不出一句话,估计要死了也不过如此。要死了?意识开始模糊,魏婴自嘲的笑笑,心想被疼死也算新死法,不知道会不会成为校园传说而流传后代啊。就在他不着调地乱想的时候,宿舍的门“嘭”地开了,魏婴看着那人高大的身影第一时间排除了是江澄的可能性。
涌入鼻腔的是清冽的橙花香,莫名的心安,魏婴笑笑说:“蓝湛,你来啦,看来我是死不成啦。”
————————tbc——————————

评论(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