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十七)忘羡 ABO

17.相对流畅的一章和别急,这就放汪叽.
市立医院,外科。
晓星尘一手拿着CT对着灯光,一手托着腮帮,一副认真的样子。但即使侧颜再美,在小孩子面前也不太管用。薛洋坐在一边为患者准备的椅子上,把开了胶的鞋子在地板上踢踏得啪啦作响。
闻声,晓星尘朝他看了一眼,薛洋急忙偏过头,用左脚挡住右脚尖,免得鞋子开口的窘态被发现。真是个要强的孩子。也许是身为医生的职业本能,晓星尘很快发现了薛洋的尴尬,但天生只会打直球的他一时想不起委婉的办法,只有抱歉地冲孩子笑笑,说:“一会儿我就下班了,我…带你去买东西…啊,你的手臂没问题,还是很疼吗?”薛洋一时没答话,他看不透眼前这个笑的春风和煦的青年,以他从小受到的对待来揣测,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所有交往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利用,但往往到最后,这种利用关系破裂的时候,总是强者获益,弱者凄惨。这个名叫晓星尘的青年,待我这么好,是想利用我哪一点呢?薛洋猜不透,但就在下一秒,晓星尘微微蜷起的纤长手指就递到了眼前,薛洋下意识地张开手掌,那指骨舒展开来,洒在掌心的是几粒彩色的水果糖。“喏,虽然是给小孩子吃的…”他的话就像悦耳的风琴,薛洋大致明白了,这叫做“爱”。
———————————————————
阳光,沙滩,大海,没有老船长。
已经步入深秋,海风偏冷,选择海边度假的人也寥寥无几。两名大好青年在海滨木屋小卖店里买了一打罐啤,到沙滩上找了块空地坐着。魏婴开了一罐啤酒递给江澄,又一罐给自己。就着海风喝了几口,还是魏婴先忍不住了,一脸抱歉地开了腔:“那个…江澄啊,我…我告诉你个…个事儿哈…”“啊。说。”看了一眼魏婴,低着头,说话倒像温宁一样吞吞吐吐,食指戳着旁边的一只小贝壳。一看就心虚!“说啊。”江澄想有什么大不了,闯了什么祸江家不能给摆平?只要魏婴好好的在这就可以了,他不奢求魏婴做一辈子乖宝宝。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魏婴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阵潮涌带来的海浪声几乎让江澄怀疑自己的耳朵。然后他又问了一遍“什么?你说…什么?”魏婴尴尬地笑笑:“那什么,我被标记了。”
“被谁?”
“蓝湛。”
江澄怒极反笑,你倒是说的坦荡啊。
————————tbc——————————
ps:忘机估计欲哭无泪,戏份少怎么办在线等…
别急,下文就有戏啦忘羡无误.
是薛晓是薛晓是薛晓。
年龄操作有,不知小可爱们吃不吃?
暂时没团子(不会写😂)可以不?

评论(3)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