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十二)忘羡 ABO

12.标记
晨光正好,微风不燥。确切地说是因为没开窗,微风吹不进来。当魏婴一激灵睁眼就醒后,发现自己疑似被强那什么了,而且还是被蓝忘机给那什么了。心中碎碎念着不要不要,结果一激动猛地从床上窜起来,然后无比痛苦地“啊”了一声又躺了回去。腰间盘突出了吗又不是老司机…心里默默吐槽一下,在脑子里过了过昨天喝完酒以后被打劫,再然后…好像被狗追来着,再然后…一!片!空!白!
看看身上林林总总的痕迹,魏婴多少也猜到个大概。蓝忘机是小古板,多半不会主动那个啥,估计是自己迷迷糊糊的那段时间…
“但是为什么我要在下面呢?”魏婴被自己这种想法吓了一跳,用力晃晃头决定还是装做不记得比较好,也没发现他本来也忘的差不多了。
“蓝湛?蓝忘机?”压低声音叫了两声,魏婴喜出望外地发现蓝湛似乎并不在房间里,于是他决定开溜,溜了好歹不用见面尴尬。
拖着算不上好用的腰就打算跑路,奈何,魏婴注意到了一个事实———他没穿衣服…
除了一条偏大的平角裤外,真是…一无所有呢。苦笑两声,魏婴还是抱着被子又躺到床上去了,顺便把头蒙上,反正有够丢脸的了不介意被蓝湛说怂。
说来真是怪了,往往你念叨谁呢,谁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一秒就出现的那种。蓝忘机看着鼓鼓的一团被子,发呆两秒,然后一脸认真地对着被子精的头部轻戳了一下。被戳中的魏婴急忙缩紧了被子,蓝忘机看到的就是一堆白色的被子在那抖啊抖,不禁轻生一笑。魏婴“哗”地掀开被子,嘟哝一句“可憋死我了”,一边端详蓝忘机的脸。“蓝湛,你刚才笑了吧?!”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人家又没说过不会笑,笑一笑有什么不正常的,自己又稀奇个什么劲儿?
“嗯。”蓝湛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顺便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句“你逗的。”闻言魏婴就傻了,当真的无言以对。这叫什么撩人不成反被撩?随后魏婴又邪气地一笑,心说靠,我风流倜傥魏公子,还撩不得你小蓝湛吗?有意思,真有意思balabala…正胡思乱想着,手就被蓝忘机轻轻托住了。那人正色道:“魏婴,穿衣服,收拾一下该去用早点了,或者,在这里吃也可以。”
魏婴又一次大脑当机,想来大学之前在江家做公子时也没有这待遇,刚好腰也的确疼得厉害,干脆就顺势抓住蓝湛的手,接到:“可以可以,还是蓝湛了解我,就这吃了!”“好。”蓝湛也不问魏婴吃什么,立即给前台打电话。魏婴趁着这功夫三两下套上了给洗过烘干的衣服,穿在身上清清爽爽的,透着淡淡的栀子香。又洗了个脸刷了个牙,魏婴从浴室里出来就有种夺门而逃的冲动。整整一桌子的…法式早点。魏婴被这排场搞的也有点正式起来了,一餐间坐的直直的像挺尸,心说遭了孽了腰疼的要死肚饿的不行还得按着礼仪用个法餐,关键是蓝湛怎么回事,一直…呃,监督着自己?好在魏婴自认用餐礼仪没问题不然真被他看毛了。
唯一的安慰就是菜还可以,一餐临了,魏婴还是没忍住使使坏。他生硬地做了个魅惑状:“蓝湛,你待我这么好,就像…我是你的一样。”看到蓝忘机怔了怔,魏婴心满意足地端起柠檬水开喝,甚至觉得这柠檬水就是不一样,真好喝。直到蓝忘机“嗯”了一声,默许地点头,淡定地开口:“你本来就是我的。”魏婴含着一口柠檬水,一脸“what?你解释清楚”的表情,蓝湛一脸认真:“昨天,我把你标记了。”
魏婴想把柠檬水喷出来,喷蓝湛一脸!但是他忍住了…好像还,忍出了内伤。“蓝湛!我:@¥-/:;?)-/¥@!”
——————tbc—————————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