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八)忘羡 ABO

8.走到小酒馆的门口.
魏婴不止一次赞扬过Y大,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它面朝一个创业村,背靠一条小吃街。
夜色降临,就是给灯光亮起的天然讯号。煎炒烹炸音声齐作,八方大厨各显神通。魏婴和江澄两人在街上晃悠,身后还跟着一个聂怀桑。
“魏师兄江师兄…我跟你们出来这件事,可千万别被我大哥知道了…”小怀桑支支吾吾畏畏缩缩,魏婴觉得这学弟哪儿都好,只是身为alpha却一点硬气,不禁觉得暴殄天物。自己身为omega还能在校园里得瑟,活的好不潇洒快活。话到嘴边魏婴又咽了回去,因为常去的小店就在跟前,和江澄怀桑一撮合就进店去了。
红烧鸭元宝肉之类要了不少,独独不点莲藕排骨汤,因为对江魏二人来说,江厌离那一道汤才叫登峰造极之作,再也没有人能超越。又叫了三打啤酒,怀桑推说不喝,江澄说也好,一会儿给哥儿几个开车送回去,三人絮絮叨叨着就开吃开喝开聊。
主要就聊今天来的导师,几个人态度不一。江澄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几乎整顿饭都在数落人家,魏婴则是觉得不是一老古板也是一小古板,敢指名自己当助手,简直是拉仇恨加自找苦吃,到时候黑了他的网站,没准儿连这位讲师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看见了。总之最后两人越喝越多,脑子也不是很清醒,凭着一块儿长大那点臭味相投达成共识:蓝湛蓝忘机不是好东西。不过魏婴单纯觉得小古板欠整,喝到最后,江澄还是一拍魏婴的肩膀,痴笑着说:“离他远一点,魏无羡,不论什么时候,兄弟都向着你。”然后倒头就睡着了。聂怀桑是三个人里唯一清醒的,看着两个醉鬼欲哭无泪。他不止一次抬腕看表,在魏婴豪爽地说了一声“好!回寝室!”后小声提醒:“魏师兄,早就过了门禁了。”然后魏婴当机了,完全不知所措地说:“哦,那睡这里吧。”
最后的结局就是聂怀桑扶着腿软的江澄去宾馆开两间房,魏婴说反正晚了就想去人工湖边转转,不然酒不醒就睡觉也是头疼。他打着哈哈在怀桑的注视下扫码支付,多摁了一个零之后豪爽地和老板说不用找了记账上,下回再来就销账。老板也是无奈,劝儿子似的对魏婴苦口婆心:“后生仔少喝酒哦…”
折了湖边一根垂柳枝条,魏婴脚步发飘地寻找着歇脚的长椅。酒喝的多了有点低血压,一活动胸口就有点犯堵。眼前一亮就找到了椅子,刚要坐下眼角就扫到寒光一闪,魏婴一个骨碌就蹲身在一旁。莫名的激动,心说幸亏遇见我了,不然这抢劫的就得祸害他人。打小干妈虞紫鸢就告诉他和江澄男孩子必须有武艺在身,能单挑十个八个的才能说是江家莲花坞出去的人,魏婴学拳从来不学整套,但每一招都灵活运用,每一式都有用武之地。他一窜身子就夺下了刀子,然后十字锁住了抢劫犯的脖子,正要开口说教,身后又是一阵动静,魏婴心说不好,感觉到有人迫近就闪身一躲,呼的感到右脸一阵湿热,刺激性气味冲进鼻腔,是乙醚!感觉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魏婴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喝酒误事!
————————tbc—————————

评论(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