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九)忘羡,ABO

9.带你回家.
又是呼的一阵风声,乙醚的味道就减轻了不少,魏婴抬眼一看,一抹修长的身影正和歹徒搏击,长风衣随着略大的动作幅度不断舞动,不禁盯着看的入神。“说,你是哪家的?!”回过神来魏婴才想起要问歹徒的来头,两人埋伏,携带乙醚,已经明显不是劫财而是要“劫人”。不想歹徒竟要咬破嘴唇,估计是含了硫化氢之类的毒药。“我靠!大哥你停下!”魏婴一把甩开了歹徒,心说什么深仇大恨非杀了我不可还用这种极端手段,我看你一眼能要了你的命的话那你还是活着比较好,毕竟我也不怕暗杀之类的……“你走吧。自己的命还是金贵着点好。”无奈地吆喝一句,魏婴看向另一边,看身形也知道了那是蓝忘机,他显然也处理完了另一个歹徒,不管用的什么方法。
“蓝湛!”没想到小古板身手也不错嘛,有点意思。魏婴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导师也挺有趣,蓦地来了兴致。可是那人显然不是很高兴,甚至可以用冷若冰霜来形容。他几步走到魏婴跟前,张开双臂就把人纳入了怀抱。“魏婴。”他低低地唤着,像是为确定存在那样扬起魏婴的下颏。深情到魏婴都茫然了,到底,晨会时那个邪魅的人,还是现在这样款款深情的人,才是真正的他呢?“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蓝忘机的眉头皱得好紧,令魏婴下意识地伸手去抚平,“不舒服?没有…我靠…”过度的激动和紧张后被蓝湛抱在怀里,并且莫名其妙地关心着,魏婴倒并不抵触。只是醉意乍起和吸入的少量乙醚让他觉得天旋地转,太阳穴也一跳一跳地痛起来。“魏婴。慢慢蹲下,我扶你。”深沉的声音直达嗡鸣不断的耳内,暂时失去判断能力的魏婴只得照做。眼前全是大片的雪花,视野像是坏了的电视机,保持平衡都嫌浪费脑细胞,他索性就靠在了蓝忘机身上。
蓝湛自然不介意,抱了一会儿魏婴还是不想动。把他按在长椅上,用风衣把人裹得严实,自贩机里买了一瓶矿泉水一瓶茉莉茶外加一只布丁,回来堆给等吃等喝的魏懒蛋。
于是头脑暂时不是很清醒的魏小朋友不拒绝吃的喝的,也没有拒绝乐颠颠地跟着蓝忘机哥哥回家————导师寝室是没有门禁的,严格来说,就是有,导师也并不遵守。
一路上魏小孩儿乖乖地跟着蓝忘机溜哒,不哭不闹不要抱,蓝湛看他一眼,发现魏婴挺好,就是有点迷糊,突然想起这人好像小时候还有个外号来着,叫什么…魏三岁。三岁孩子,逗一逗是什么反应呢?如是想着,蓝忘机将音量又压低几分,似有似无地说了句:“魏婴。导师宿舍楼门口,有看门大爷养的一条大黑狗…”你怕不怕呀还没问出口,魏婴就自行站住不走了,可怜兮兮地揪着蓝忘机的袖子,吸溜鼻子三下,咧开嘴“呜哇哇”地开始哭。蓝忘机当时就死机了。
魏婴啊魏婴,可能我知道一千种逗你笑的方法,但这是我第一次把你逗哭啊。
————————tbc—————————

评论(1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