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成零(三)忘羡,ABO

3.真实性别+长姐为大
“魏无羡…魏无羡!”
听力终于恢复了,大概没用多长时间。魏婴不出所料地听到了江澄大概是气急败坏的声音。不过他现在没有力气还他哪怕是一句话。他太累了,这是无上光荣的代价。
“魏无羡,你怎么样?!”江澄将浑身无力的兄弟搂在怀里,魏婴的脸色苍白,连嘴唇也黯淡得毫无血色,冷汗顺着他的下颏滴滴答答地流,这样下去会脱水的。
“魏无羡,喝水。”江澄不自觉地放缓了语气,把盛着温水的杯口凑到了魏婴嘴边。不料怀里的人却一直躲着,半晌才轻轻地哼了一句难受。
“哪儿?哪儿难受?胃里?想吐吧?”
江澄将手臂收紧了一点,每次都一样,他跑完二百米之后就是这幅惨兮兮的样子。每次都让他的心脏针扎般的疼。
难道学校的那点荣誉就这么重要?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就值得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受伤?是有英雄病吗?这话江澄每回都想问,但是看到魏婴的样子,就强行压在心里。
“江澄…”魏婴哑着嗓子喊他,江澄的心就软了。“再忍忍,能走吧?带你回宿舍吧。”江澄半抱着魏婴,被他搂着肩的人跌跌撞撞地跟他走,江澄认为,这大概是魏婴第二听话的时候了。
“嗯…”魏婴带着哭腔哼了一声,站起来的瞬间强压了很久的难受放大了一倍,胃里翻江倒海让他又蹲下身去。“江澄…江澄…”魏婴不安似的伸出手,江澄忙回握住,告诉他自己还在。
魏婴又缩回了江澄怀里,把本来就发白的嘴唇咬的几乎渗血。江澄无奈了一秒钟,只得安抚道:“我不走,难受的话就吐,我不嫌你。”江澄不禁觉得好笑,多少次了,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真的病了伤了的时候,魏无羡总是要自己说“我不嫌”。
“江澄…”顺着体育场的偏门走了一会儿,魏无羡显然是体力不支,几乎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江澄身上。平地起的一阵小旋风就把他吹的一个激灵。“江澄,这儿好冷,回寝室去吧。”
“嗯。”江澄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下回说什么也不能再由着他跑短跑!这一带离大学城还有点远,也不好叫车,他把外套脱下来给魏婴披着,活动之间,空气中已经弥漫开一丝甜香。心知魏婴已经疲惫到极限,不宜再走动,江澄还是给住在附近的长姐江厌离打了电话。
江家是习武世家,江家莲花坞名满天下,为武馆之首。当家宗主江楓眠身为alpha,武艺高强却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正人君子做派吸引了不少弟子投奔。只是妻子虞紫鸢虞夫人,因为优秀的omega资质而傲气十足,为人处事仿若一个alpha,让不少人忌惮三分。
虞夫人本相信和江宗主结合的第一个结晶会是优秀的A或O,但天意难测,江厌离恰是一个Beta。已经与军火大家金氏指腹为婚的虞夫人略感失望,但女儿厌离却知书达理,可爱非凡,极会揣摩人意,颇令她
宽慰,后来以优异成绩游学归来,与金家次子子轩结为良缘。金、江两家,因这次联姻一振雄风,几乎可以和士族蓝家抗衡。
江厌离此女,温柔贤惠,机敏睿智,待人真诚温和,尤其对两个弟弟疼爱的紧。即便魏婴是寄养,但因其活泼好动却体质较差,江厌离总是花多一点心思在他身上。她知道魏婴的逞强,十几岁时性征体现,魏婴就用着抑制剂和A信息素,所幸是优秀的omega,好一点的抑制剂效果都不错,可是只要过度消耗或生病,omega的性别就显现无遗。这次江澄的电话来的急切,江厌离已经揣测到了七八。
交代江澄照顾好魏婴,江厌离立即披上大衣,带上了手头的医疗皮包,走出了卧室。
“阿强,备车,随我去接阿澄和阿婴。”
—————————tbc——————————
披上:明天蓝二哥出来,当真是忘羡~
泥萌可以找点甜甜的兄弟情吃吃~

评论(3)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