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边缘线frontier(二)

two.军训期间.一


    Y大流行着那么一句话,叫你若军训,便是晴天。


    而真正恐怖的是,这句话年年都应验。


   当陆澄光站在队伍最后一排面朝太阳时,女生们抱怨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让涂口红不让画眉不让贴睫毛,只允许打个防晒还被太阳晒得化掉…陆澄光很不屑地撇嘴,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从妈妈那里继承的优秀基因是种多么开挂的存在——陆澄光的长相算得上是很精致,端正大气的五官可以满足女生们对理想型的一切想象,再加上他从小到大没少参加的运动项目,陆澄光拥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常年学习钢琴,给了他一双琴师才拥有的,修长漂亮的手,这点在谈女朋友的时候很受用,身为时尚界一姐的妈妈林丽萨曾经这样说过。而在军训时最重要的,是他和他哥晒不黑的皮肤。完全没心情听女生们的小声抱怨,陆澄光偷偷用目光去寻找陆澄曦。


    持市立医院的证明申请了陪训的陆澄曦此时就靠坐在树荫下,安安静静地按手机。陆澄曦是年度新生的最高分,要代表新生发言,这个陆澄光是知道的。旋即,陆澄曦慢慢地收起手机,把头埋进交叠的臂弯里。陆澄光皱了皱眉,他在担心。军训这几天温度很高,他担心陆澄曦受不住。从军训开始那天到现在,陆澄曦总是撑不过一上午的训练,需要埋头睡一会儿,陆澄光发现他睡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了,从开始时能坚持到快要午休,到现在军训中途就开始睡。


    闷热的可以,气压也很低,陆澄光在心里暗骂了好几声娘,就连他都觉得呼吸有点不畅了,陆澄曦会不会有事…


    乌云自东边的天空上来,斜斜的雨丝啪嗒啪嗒打在脸上,澄曦还在抱着膝盖睡,澄光正要和教官举手报告,营长吹哨告诉大家临时解散。澄光两步跨到澄曦休息的长凳旁,轻轻拍拍睡着的人的肩膀,只觉得硌手。澄曦睡得轻,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句:“解散了吗…”澄光脱了军训服外套给澄曦披着,和澄曦一起回宿舍。


    澄光很体贴的地等着澄曦,爬上六楼后看着他轻微地喘息。“澄曦,你没事吧?”他放心不下。高中军训前,陆澄曦还只是有些瘦有些虚弱的一个孩子,在某个太阳高照的日子里,陆澄光看着最前面努力端着正步的护旗手陆澄曦毫无预兆地倒下去,嘴角还沾着血迹。到医院的时候辅导员给家长打电话,妈妈远在纽约出席活动,爸爸又在拉斯维加斯豪赌。


     陆澄曦睡了整整一天。醒过来的时候,旁边拥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他抬手在那颗老实的脑瓜上揉了揉,陆澄光一个激灵,一抬头正对上陆澄曦苍白却漂亮的笑脸。陆澄曦的样貌,五官比妈妈的还要精致,眉眼间疏疏朗朗,皮肤白皙唇红齿白,清秀耐看。因为从小体质较差,严重偏食,身体就长得纤弱,他的手腕比弟弟的细了整一圈,小学时只是被人撞倒就摔得骨折,而陆澄光却用在篮球场上无数次摔倒换来了不得了的球技。体育测试的时候,也是澄光轻松跑完1500米后等着澄曦,骑车带着他回家。


    “澄光,我没事的,咱们回家吧。”澄曦苍白的笑不知为何让陆澄光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明明昨天,医生告诉陆澄光他哥哥的诊断结果,是叫做二三尖瓣闭锁不全的先天性心脏病。哪能像陆澄曦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没事的就真的没事呢?陆澄光当时强压着心疼,把头埋进澄曦的臂弯里闷着哭腔。他说:“澄曦,有我呢。”


————————tbc——————————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