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边缘线frontier.(一)

one.所谓兄弟.


      转眼间又是金秋九月,Y大和每年一样,宾馆挤爆,交通不畅。拖儿带女一家老小来为自家大学生送行的家长们吵吵嚷嚷闹闹哄哄,校外的小吃摊文百店撒开嗓子吆喝揽客,大二大三甚至大四的学长学姐忙着指路迎新,校园广播不知疲倦地播放着校歌…


       热闹到略显嘈杂的确是每年开学季的正常现象,但是陆澄光就是心里闷闷的有点烦。其实陆澄光其人并不是讨厌热闹。自小到大他都是瞅着哪里热闹去哪里,他喜欢参与各种活动,所以钢琴吉他诗朗诵,散打篮球接力跑他样样在行,从小到大就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习惯了同学的羡慕,习惯了家长的赞美,也习惯了成为女生的焦点,沐浴热切的目光。


       他觉得心烦,是因为陆澄曦,只大他几分钟的双胞胎哥哥。说是哥哥,但在陆澄光看来,陆澄曦从小就不在他对“哥哥”的定义里。三年级的时候,陆澄光掀了同班的女生小璐的小花裙子,小璐哭哭啼啼奶声奶气地说:“我告诉我大哥去!”人家的大哥来了二话没说把澄光扇了一溜跟头。这事儿澄光没告诉澄曦,那天他狼狈地回家,只说那一身土是他摔了滚上的。一向佛系的妈妈林丽萨也没表态,爸爸陆远择出差中,陆澄曦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低头,继续慢慢地吃白米饭。陆澄光当时就知道了,自己的哥哥和别人家的哥哥不是一个类型。


    陆澄光打小就护着他哥的。因为陆澄曦太腼腆,因为陆澄光知道,都是在娘胎里的时候自己太能抢,把本该属于他的哥哥的养分都给抢光了,陆澄曦才一出生就先天不足。看两人小时候的合照,匀称的陆澄光和只有脑袋大大的陆澄曦比起来,哥哥就显得不像哥哥了。


    “澄曦。”陆澄光轻声叫了走在前面的人,正拖着拉杆箱顺着小路往前走的人停住了,转头看着陆澄光,用淡淡的一个眼神询问他弟弟怎么了。“澄曦,喝水。”陆澄光从陆澄曦的双肩包侧兜里抽出保温杯,兀自拧开,递给那个正在看着他的人。“嗯。”陆澄曦接过水抿了抿,燥热的感觉的确缓解不少。陆澄光拉着他找了处树荫,在那底下的长椅上坐下,陆澄曦微微地喘,脸色已经有点发白。“曦…澄曦…陆澄曦!”“嗯…”猛的回神,陆澄曦才发现陆澄光正扶着自己的肩,目光里不无焦急。“澄光,我还好。”澄曦知道,从小到大一直是澄光在紧张着自己,他觉得有点愧对澄光叫自己一声哥哥,好在澄光从来对他直呼其名。他从来不想白白让弟弟做些什么,可是除了弹一手好琴和超乎常人的学习天分,澄曦自认没什么可以和澄光相提并论。况且,他还有着,一颗残破不全的…心脏。


    


    “澄曦,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午饭回来,想吃什么?”澄光一撑膝盖站起来,看看食堂里乌压压涌进去的人,心里又是一阵烦。因为他知道的,陆澄曦那颗脆弱的心脏,根本经不住这样的纷繁。“我和你一样就好。”陆澄曦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艰难,心脏的跳动速度明显快了些,杂乱无章的心跳导致杂乱无章的呼吸,和一团乱麻的思绪。他觉得有点热,以至于澄光后来说了些什么他没听太清,澄光何时消失在视线里的他也不清楚。


     陆澄光买来的盖饭软糯糯的,口感很棒。他习惯性地看着陆澄曦捧着饭盒慢慢地先吃一口,像往常在家里吃饭一样。陆澄曦吃饭很慢,而且偏食,陆澄光知道,所以他只买了陆澄曦怀有执念的一个菜——西红柿炒蛋。


     即使在树荫里阳光被过滤掉不少,但初秋显然没有摆脱夏天的燥热。陆澄曦坐在长椅上,托着手机看一篇晦涩难懂的文章。他穿着白衬衫,后背却也已经发烫,太阳穴跳动着也疼痛着,他有点慌。澄光去的时间不短了,万一他回来刚好撞见自己这幅样子,恐怕又要惹他担心。心悸渐渐地止不住了,胃里的东西也压不住,一阵阵地冲撞着喉咙,头还是晕晕沉沉的疼。陆澄曦感觉不到力气,顺着椅子往下滑,手好像不受自己控制,抓不牢任何东西以借力。“澄曦!是发作了吗?疼吗?”澄光呼唤的声音里透着万分的心急,他搂着没有一点力气的澄曦,从他宽松的裤兜里找出药瓶。陆澄曦摇摇头,缩在陆澄光的怀里颤着,轻轻地呻吟了一句:“澄光,卫生间…”


    陆澄光抄起他的腿弯,一边跑着一边感叹手里的人简直轻的过分。他关好综合卫生间的门,怀里的人“哇”地就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咳嗽,红红的眼底泛出的泪花不知是生理反应还是心里委屈,替他拍背顺气的陆澄光等他吐完才搂住他,替他擦擦眼泪和嘴角,把他吐脏了的衬衫脱下来,换上自己的外套。“哥,好一点了吗?”陆澄曦仍是没有睁眼的力气,头晕沉沉的,睁眼就天旋地转的恶心。他摇摇头,汗湿了的刘海贴着苍白的脸庞,就连薄薄的唇都紧紧抿着。陆澄光索性抱着他,平时阳刚的声音变得那么轻柔:“哥,陆澄曦。宿舍都弄好了,我抱你上去还是去医院?”半晌,陆澄曦缓了缓劲儿,虚虚的吐出一句:“不去医院。”


    陆澄光嗯了一声,紧紧手臂,抱着还不到九十斤的陆澄曦,二话没说就爬了六层楼。宿舍楼里采光不是很好,所以比火热的室外阴凉些许,陆澄曦躺到床上的时候感觉好了不少。“哥,漱口。”陆澄光倒了点温水给他端过去,陆澄曦的铺位靠近窗户,窗外的风吹进来打着他的刘海,那白皙的脸庞和墨色的碎发衬在一起是那么干净,穿了陆澄光略显夸张的嘻哈风外套,气质上居然格格不入,只是那微敞的领口露出的清晰的锁骨轮廓和袖管里那纤细的手腕,不论怎么看都分外养眼。陆澄光并没有惊讶于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继承了妈妈林丽萨的高情商,因为早在初中时期他的第一次梦遗,他就深深笃信了自己对哥哥陆澄曦怀有的感情,是叫做爱的那种喜欢。


————————tbc—————————-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