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起风了(清安)叁.

さん 何の為に


深秋露重。


清光所庆幸的仅仅是少了夏天的燥热,初秋的乏力,安定的状态能够稍稍好一点。


他并没有心思观望什么战报,面前的主治医师依然是一脸严肃。耳畔像是充斥着粘腻的液体,不真实的感觉刚刚涌现,就被金属棒敲击X光片的闷响所惊醒。


塑料片上映出的是肺部。那是一个不完整的肺脏,右叶还是完整的,露出正常的肋骨,左叶则呈现出漆黑一团的空洞,就像是在一朵诡谲的花。清光知道,那是安定的肺脏。


“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呐。你也看到了…”医师如是说道,略有迟疑的样子让清光有些不耐烦。沉寂良久,医师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只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安定那么好的人,大概不会有人想让他有事吧。


“还是先失礼了。”清光从医师的办公室走出来,面朝的是一条长长的木质回廊。秋天的时候,木头会变脆,清光踩在地板上面就嘎吱作响。枯草满地,早秋那一棵红的像火一样的枫树现在呈现绛红色,就像是凝固的血液。


清光觉得自己大概是不太好。安定从昨晚就在发烧,这种低烧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家常便饭似的持续起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性地接受。昨天接到的电报已经通知的清楚明白,前线的情况已然复杂起来。


清光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安定。不知道如何应付他浅笑着追问“清光,告诉我,前线快要胜利了吗?”或是在模糊不清的梦中一遍一遍地重复“冲田君!”这几个令人足够心痛的音节。


白色的霜因为吸收了些粉尘而变的有点儿发灰。清光看着手中的信封,是来自堀川国广的,家书一样的东西。“呵…”轻微的舒了口气,清光料到和泉守兼定是不论如何也不会写“家书”的,就像安定一样,缺乏让人安心的自觉。信的内容着实和缓,国广谈的只是一次远征的安排,然后是稍显冗长的未来规划。他是这样写的:“……也许是吧,我也许真的是个胆小鬼也说不定呢…但是,我只想和兼定一起,哪怕一起种田,每周能听一听天皇的消息,我要的只是和兼定一起,我要带他藏起来…呵,加州,你一定不会嘲笑我吧,大和守还好吗?多久没来信了你们两个,真让人担心。没办法呢,要出征了,去遥远的太平洋…去西方,日落之地。不论怎样,我都爱着你们,爱着我们的帝国,我和兼定就是为她而战的不是吗…等回来,一切结束,就隐居。啊哈,有点沉重了。就写到这吧。天皇万岁!”


回想结束,清光已经推门进屋。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他不得不摘掉看书时戴上的眼镜。安定睡在内室,裹着厚厚的被子,安定显得格外纤瘦。事实上在遥远的以前的日子里,安定的胳膊和清光的,是差不多粗细的。他睡的并不安稳,听到屏风的声响马上就醒来了。清光问道:“要起来吗?”“拜托你。”安定任由清光扶起来,靠在他略带寒气的毛衣上。谁也不在意轻微的寒意,安定抱歉的笑笑,摆脱清光拿刀给他。他规矩地跪坐着,给太刀上着刀油。


“清光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安定一遍一遍地擦着刀身,清光觉得他已经透支了体力,只是在硬撑。


“好。”清光点点头,又道:“问完了你就快躺好吧。还在发烧不是吗。”


“完全没事啦,那点小病…清光,你觉得你我…到底是为什么而战的呢?”安定说这话的时候,笑意荡然无存。


为什么而战……吗?


————————tbc——————————

ps:意识流的文…以后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了(我安定哭哭)嗯,无法用糖安慰小可爱们,没啥情节,你知道二战就是一水的悲剧…

好啦,有意见建议小伙伴们请随意提出哦^_^

欢迎指正^_^

sa,下周见^_^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