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儿🖤🖤

爱好广泛🤔🤔

起风了(清安)章二.

に.弱い


天色已然全黑,像浸透了墨汁一样。


庭院里宁静的很,放大了不绝于耳的窸窣的虫鸣声。一眼泉水叮咚作响,掩盖着不时传来的咳嗽声,粉饰出夜的静谧。


清光紧了脚步,在偌大的庭院深深的回廊里,他知道安定就在等他。


和室的门敞开着,畳上的被褥也是掀开的。清光叫了声“安定?”,无人回应。他摇摇头,将餐盘放在地台上,往庭院内走去。


院里漆黑一团,只有流水的波光在月色中闪动。红叶随波逐流着,靠在鹅卵石处歇脚又飘摇不定被带走。“就像我们一样吗…”清光暗叹道。冲田君离世,安定的身体日趋虚弱,以至于必须离开本丸疗养,自己有的腕骨折断的旧伤在身,拔枪挥刀也会不太利索…被浮世浪所冲击,清光却依然庆幸着:要是自己的手没有折断,就无法陪在安定身边了啊。


注意到断续的轻咳,清光就知道,安定在那棵枫树下。树枝压的很低,以至于安定伸出手就能托住最底下的一枝枫叶。清光屏住了呼吸。安定那一袭白衣包裹着形销骨立的身体,被火红的枫叶衬得分外妖娆。


“冲田君…”安定的头发散下来,在夜风中曳动着,深沉的蓝色像是大海的波涛。清光知道,安定,果然还是放不下冲田君。旋即是剧烈的咳,安定不得不弓起身子。


抱住安定的刹那,清光是好慌张的。安定从未有过这样剧烈的发作,他下意识地紧紧绞着清光的衣襟,另一手掩着脸,似乎并不想让清光看到这样的自己。


暴风骤雨般的咳过后是久久的沉默。两人谁也不看谁,就像约好了似的。良久,还是安定先开口,嗓音略带喑哑:“清光你…在哭吧。”“唉?没,没有的事。我,我为什么要哭呢…”慌忙否决,清光忘了,安定是那么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要哭了的心情。


“…至少,至少还有安定啊。安定,你要好好的,要养好身体,要上前线不是吗?安定,安定…”求求你,活着好吗?清光把安定锢的更紧,直到安定轻轻一挣,他叹了口气,道:“清光…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的。”再也不可能去前线了不是吗?强大的美利坚,都要将国家逼到覆亡了啊。在前线的日子里,安定见证了多少人为了天皇而战死,可是现在他好失望…自己多半是要死在病榻上了。


“安定,安定?!你还好吧?!”清光摇着安定的肩头,直到怀里的人一声叹息。安定以一种心疼的语气说:“嗯……清光不要担心,我暂且还死不了呢……只是,我啊……”随即又轻咳起来,对上清光复杂的神情,安定无奈地笑了。只是他好想和清安并肩作战啊这种话终究没说出口。


“只是我啊,身体这么差,总觉得会给清光添麻烦啊。”安定无力地笑道,在清光看来,眼前的安定是那样的凄美,就像夜里依然绽放的淡粉色薄樱,风一吹就会飘散,却依然保持着纯贞与美好。“怎么会呢。”清光把安定打横抱起来,一身薄衣的安定抱在怀里没有什么重量。“安定是累了吧……明天,明天有西洋的医者的会诊,今天还是早休息吧,放心,我会让安定随时都很可爱的。”清光努力让语气如常,以往,安定还健康,冲田君也还在世的时候,他还整天爱笑爱闹,即使战火不断,也学得会苦中作乐。


回到卧室的时候,饭菜已经微冷下来,安定无所谓地笑着,伸手轻抚清光的脸颊。“清光,反正我也没有胃口啦,今天份的药已经吃过了,所以…麻烦你,把这些拿回去…”


“安定!”闻言,清光的表情是那样焦急。安定知道,他肯定又要训自己了,就摆出一副受训小孩子的样子,道:“我知道,清光,我不该空腹吃药,不该出去乱走,不该胡思乱想…我下次不会啦。”他笑着咳起来,道:“清光…我有点累了呢……不作战体力真是不行啦。”清光焦急的表情只得柔和下来,却软的出水,只剩下满眼心疼。“那好…你睡,我不扰你。”他将安定的手放进被子,安定并没有看着他。他知道,安定是在看刀架上那把长长的士官长佩刀,曾经安定就用它斩杀敌人……


那仿佛是很遥远的记忆了。安定闭上眼,清光已经熄了电灯,只剩一室的月色。也罢。安定无可奈何地想到要守护某个人的命运这种话,还是自己说的,却终不能护那人一世周全。现实使人成长,使人成熟,或许成熟就是有勇气接受现实吧。安定如是想着,却犹有不甘。


清光你知道吗,我还是想……活下去啊。


———————tbc———————————

评论(8)

热度(12)